-”宴西咬緊牙關:“我容宴西還不至於連自己的孩子都養不了!”“你還是冇有正麵回答我的問題,你在逃避什麼?”“……”“你是想著,你一邊可以跟你的白月光破鏡重圓再續前緣,一邊讓我生下這個孩子,是嗎?可是你有為孩子考慮過嗎?當這個孩子長大了,他來問我,媽媽,為什麼爸爸的妻子也叫安曇?我該怎麼回答?因為爸爸根本不媽媽,媽媽隻是那個安曇阿姨的替代品,這樣嗎?”“……”“當孩子需要父親的時候,他的父親再跟另一個阿姨看星星看月亮;當孩子想要爸爸的擁抱時,爸爸的懷裡已經抱著另一個阿姨生的小弟弟了;等他長大了,他的弟弟也長大了,他的爸爸會帶著弟弟和弟弟他的媽媽,一家三口一起去遊樂場,去海洋館,去國外旅遊,去任何弟弟想去的地方,而他呢?他看到這些畫麵的時候心裡會有多難過,你想過嗎?”“……”“還有我,如果我生下了這個孩子,我就會允許我帶著孩子嫁給彆人嗎?”“絕不可能!”“那就是了,因為這個孩子,我的一輩子也得被綁在容家。我其實對婚姻並冇有什麼嚮往,一輩子不結婚,一個人帶著孩子過日子我也不怕,但孩子想見爸爸,我就必須得跟你見麵。”“……”“容宴西,我真的不想再見到你了。”第20章這樣已經是最好的容宴西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攥成拳,他的胸口劇烈地起伏著,看她的目光有些陌生,“安檀,你真的好理性。”“理性一點,或許殘忍,但是長期來看,對我們三個人都好。”容宴西皺眉:“三個人?”“我不用被容家綁定一輩子,離婚之後我還可以有我自己的人生。你不用被孩子牽絆,以後她也會給你生孩子的,你不用因為這個孩子跟安曇經常發生矛盾;至於安小姐……”安檀笑了一下:“她大概不用天天去翻《繼承法》了,更不用絞儘腦汁地想辦法幫自己的孩子爭取更多的家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