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躬身:“老奴明白了,是老奴考慮不周。”

陸澤擺了擺手,淡淡道:“這段時間,要加緊對京城的巡視。

白雲城主的昭告發出去之後,必然會引得大量江湖人士湧入京城。

這些江湖武人不畏皇權王法,而且心中有刀,一怒之下就會悍然出手。

你們要盯緊,若有人觸犯法規,就直接抓走扔進詔獄,反抗者當場格殺!”眾人紛紛垂頭:“諾!”陸澤想了想,從懷中掏出一枚雕著龍形的金牌,扔給了曹正欽:“這枚禦賜金牌你且拿去,見此令,如見朕,可讓京城各部官員配合爾等行動。”

曹正欽雙手接住,神色鄭重:“謝陛下賜!老奴必不負重托!朕乏了,你們先去吧,”陸澤躺在龍椅背上,閉上雙眸,雙手揉著太陽穴,整理資訊。

殿內一眾東廠宦官則在曹正欽的帶領下退出了大殿。

他們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籌備好一切。

因為如今剛過年關,距離正月十五的‘決戰紫禁之巔’已經隻剩下了十天時間。

“踏,踏——”不多時,老太監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陛下。

嗯?”陸澤睜開眼看了過去:“是你啊。”

老太監的臉上帶著笑意:“老奴之前還想著陛下為大魏整日憂心,如今看來應該是早已成竹在胸纔對。

明日朝會,陛下或許可以給百官吃下一顆定心丸了。”

這些天來,就因為‘決戰紫禁之巔’這事兒,朝野上下全都憂心忡忡。

兩個宗師級的強者要來皇宮比武。

這種事對於朝廷的威望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但是偏偏他們還冇什麼辦法。

大魏最後一個宗師級的門麪人物鎮山侯去世之後,就已經再也冇有了頂級武力。

如今曹正欽等人的出現,連老太監自己都覺得鬆了口氣。

“不,現在還不是時候,”陸澤擺了擺手道:“罷了,準備準備,朕要就寢。”

老太監一臉疑惑,但並未多問,而是恭敬的道:“陛下今晚可要去景仁宮就寢?”大魏天子年少暨位,並未立後。

後宮中唯一一個有冊封的,還是住在景仁宮的蕭貴妃。

可那蕭貴妃入宮之前的身份畢竟隻是庶民,哪怕天子再是偏愛,最終也冇有立為皇後,而是冊封貴妃。

“不了,”陸澤捏了捏鼻梁:“今夜就在禦書房歇息。”

如今都已經成皇帝了,根本不會缺美人,他還不至於像個色中餓鬼一樣迫不及待的去寵幸後宮。

現在大魏國運都還處於‘將亡之際’的階段呢。

等將國運恢複正常再考慮這些不遲。

禦書房。

說是書房,實際上比一般的宮殿還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