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住著的隻有蕭貴妃一個,”陸澤平靜道:“留著這麼多太監在後宮中也是無用,不如劃到東廠去。”

曹正欽微微躬身:“老奴領命。

對了,”陸澤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京城治安,東廠隻需負責江湖武人即可,尋常事件還是讓京兆府尹管轄。

老奴明白,”曹正欽微微一笑道:“老奴已讓兩個副督主和各掌班布控京城,想來現在天牢中已經關進去不少人了。”

......“嗤——”利器破空的聲音在青石巷子中響徹。

一枚細如牛毛的繡花針帶起血花直直的嵌入牆中,針尾還在微微顫動。

“咳......咳咳......”一名戴著鬥笠的江湖客嘴角淌血,捂著胸口跌坐在地麵上,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巷口處,一道身穿青色宦袍的身影眼神嘲諷的看著他,聲音尖細:“咱家早就說了,你逃不掉的。”

他輕輕彈了彈指甲,漫不經心的道:“敢在皇城殺人,就要做好自己也死的準備。

該死......”江湖客眼神狠厲,強忍著撐起身體:“冇想到,太監中也有你這樣的高手。”

他乃是一流修為,在江湖上也絕對能稱得上一句‘強手’。

但在這太監麵前卻連逃走都是奢望!這絕對是後天境以上的高手!“咱家隻不過是個小人物罷了,”青袍身影毫不在意的道:“不過收拾你這樣的雜魚倒也不難。”

江湖客強撐著站起來,麵色難看:“我可是聖門中人,你這太監,也敢動我?”聖門,準確的說是叫魔門,所謂的聖門是他們自稱的。

百年前魔門乃是天下第一大教,橫壓武林,無人敢逆。

直到陸氏橫空出世,掃儘天下,建立大魏王朝。

那一戰中硬生生將魔門打成了兩派六道八個勢力。

連魔門的核心傳承,天下四大奇書之一的《天魔策》,都被打到殘缺。

但哪怕如此,如今的兩派六道也依然是江湖一流勢力!其中的陰癸魔門和花間派等更是威勢無雙的武學大教!可惜,他遇到的是東廠之人。

“你是哪的人,關咱傢什麼事?”穿著青色宦袍的東廠掌班不屑一笑:“我們東廠,唯一怕的人隻有當今聖上!砰——”悶響傳出。

說話間,東廠掌班已經一掌印在了江湖客丹田之上。

“噗——”江湖客陡然噴出大口鮮血染紅鬥笠,眼睛睜大:“你!”他的武功,被廢了!一時間,江湖客麵如死灰,眼中滿是絕望。

身為武者,武功被廢是必死還難以接受的事!“行了,”東廠掌班像是剛捏死了一隻螞蟻般拍了拍手:“隨咱家去天牢聽候發落吧。”

與此同時,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