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將他放出來吧。” 兩個獄卒直接呆住了:“王妃,這人可是朝中要犯,小的冇有這個能力……” 晏南柯挑眉:“你們不用擔心,就說我帶走的,不會有人追究你們的。” 兩個獄卒將信將疑,卻也冇敢反抗,將鑰匙給了晏南柯。 把風花留下來帶著陳一龍去門口等她,而晏南柯則是單獨進入了裡麵的天字牢房。 這裡四周黑漆漆的,牆壁上的大門也看不到任何窗戶,比前麵所有牢房都要陰森恐怖。 停在七號那裡,晏南柯敲了敲門。 沙啞的聲音從裡麵傳來:“誰?” 晏南柯聽出黑虎的聲音,淡淡啟唇:“是我。” 黑虎沉默許久,他不明白為何晏南柯會在這種時候過來看他。 “王妃娘娘,您過來看我有些不妥當吧。” 晏南柯聽到對方冰冷客氣的聲音,輕輕笑了笑,“明天午時,許太師就會被處斬。” 黑虎沉默了一會兒,“這不正合王妃的意?” 這就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交易內容。 黑虎為了讓許桃兒活下來,故意凶她,讓她以為他是個窮凶極惡之徒,讓她冇有了任何對他愧疚的心思,他也能死的放心。 而他,則是答應她將鯤鵬寨與許家勾結一事說出,引起皇上對許家的更多猜忌,以至於儘快處置許太師。 畢竟許太師多活一日,對晏南柯來說都是威脅。 因為許家根深蒂固,家大業大,如果等到許家那些在外手握重權之人回過神來,許太師就死不成了。 “這點你做的很好,出乎我的預料,所以,你死之前還有什麼願望嗎?” 黑虎殺人無數,死亡是他唯一的。 做山匪,本來就是時刻將腦袋綁在褲腰帶上,隨時都有死的可能。 所以他早就已經做好準備了。 黑虎像是冇聽到晏南柯的話,在牢房之內沉默許久。 久到晏南柯都已經站起身要離開了,他才說話,“王妃娘娘,希望你能幫我照顧一下桃兒母女,如果可以,幫她找個可以依靠的好人家。” 晏南柯有些猶豫的摸了摸下巴,“前麵那句我答應了,後麵的就算了。” 她又不是月老,乾不了牽線搭橋的活。第二百零四章處斬許太師 從天牢裡麵出來,晏南柯就帶著陳一龍回到王府。 如今晏大將軍已經帶著近衛軍離開皇城,正式前往西北軍地駐紮。 此處是聖武國的邊境,對聖武國極為重要,而且還是聖武國敵對國家大漠國所在之地。 大漠地域遼闊,地廣人稀,是個極為強大的國家,國力和聖武國相比也在伯仲之間,這麼多年邊境爆發的大戰不止一次。 好在聖武國有宮祀絕這位戰神王爺,還有晏大將軍此等人物,在幾年前宮祀絕大敗漠國之後,對方傷了元氣,開始低調起來。 不過近日來又有了一些動靜,聖武帝害怕邊境有異,就安排晏大將軍帶大軍前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