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行刑的時間接近,周圍所有觀看的人都安靜下來。 哪怕是晏南柯所在的高台,此時眾人也牢牢的盯著刑場。 除了那些可以近距離圍觀斬首的普通百姓之外,附近是守衛的密密麻麻的禁軍,任何人膽敢在這裡行凶,都定斬不饒。 也害怕有人劫法場,對此地的關注格外密切。 晏南柯的目光之內,劃過一道暗色,她緊緊抓著手中的杯子,希望這件事不要再出現什麼披露。 三皇子卻突然笑著開口:“嫂嫂,你說這次許太師會順利伏法嗎?” 如果不是鯤鵬寨首領交代了許家暗中訓練私兵的事情,這會兒許太師應該還在牢中,短時間內肯定不會被推出來斬首示眾。 他堂堂太師,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殺了。 彆說許家如今如日中天,就算是有些落魄,也不是那麼好殺的。 皇上顧及的事情會很多。 一個弄不好,就會對整個朝堂的穩固重創。 就比如,許家如今也有不少子弟在外地,許太師更有一個堂兄在邊境鎮守東方邊境,被封為鎮東王,這也是許家穩定至今的原因。 如今許家鬨出這樣的大事,那邊不可能得不到訊息。 晏南柯低垂著眸子。 “造反之罪不是兒戲,皇上不追究許家其他人已經是法外開恩,正常來說誅殺九族纔是正法。” 宮天宇倒吸了一口涼氣。 晏南柯還真是很,居然惦記著誅殺許家九族。 “可我有一種預感,今日這許太師,怕是死不掉了。” 宮天宇搖了搖手中的扇子,驅走了身上的熱氣。 馬上就要入秋了,可是著天氣居然越來越熱,而且好像很久都冇有下雨了。 半年後就是今年秋收之際,宮天宇不由得被這熱氣弄的有些心煩意亂,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微微眯起。 那位被皇上禮遇,特意請到了皇宮之內的太師靈運算元所說,不會是真的吧。 晏南柯聽到宮天宇的回答,不由得握緊了手。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就糟了。 許太師一旦重獲自由,必然會對晏家進行報複,他身為當今太師,手中人脈頗廣,皇朝百官有很大一部分可都聽他的。 最後一炷香的時間已經過了。 天空上,太陽已經升到了最高處,監斬官顫抖著手,慢悠悠的將手放在了令牌之上,帶著一點兒拖延時間的味道。 隻是,哪怕是他再怎麼拖延,也不能延誤時辰太久。 “斬立決!” 一聲輕喝,從監斬官口中說出來,他手心裡的令牌終於落在了地上。第二百零五章這口鍋,您來背 周圍所有人的心在這一刻都提了起來。 圍觀的人心情各異,對待許家遭遇大難,有唏噓也有幸災樂禍。 劊子手的長刀在這一刻舉起來,一口酒噴灑在上麵,他手臂用力,高高舉起,在這一刻對準了許太師的脖子,就要揮舞下去。 就在此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