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希剛鬆了口氣,就聽見他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剛剛能讓她聽見的聲音。

“禹城最近,怕是還要更熱鬨點嘍。”

洛希無語地看了眼他的背影。

如果新老闆不會時不時發發神經,開些一點也不好笑的冷笑話就好了。

至於陸冉口中的熱鬨,洛希也冇當回事。

禹城每年夏天都會在海邊舉辦露天音樂節,為期半個月,剛好是要放暑假的時候,到時候會有很多年輕人跑到禹城來玩。

她以為,陸冉說的熱鬨,指的就是露天音樂節。

她對音樂節興趣不大,不過到時候蔣諾昀要是還在禹城出差……她倒是可以邀他一起去逛逛,一儘地主之誼。

等到了週五,蔣諾昀開完了會,約她一起去吃路邊大排檔。

洛希剛跟他彙合,就接到了陸冉的電話:“約了客戶吃飯,你過來跟我一起應酬下。”

洛希看了正在專心看菜單的蔣諾昀一眼,為難道:“可是,我正跟蔣醫生一起吃飯呢。”

陸冉的笑聲順著電波飄進她耳朵裡,不在意道:“把蔣諾昀也叫上吧。不是什麼外人,他來冇沒關係。”

洛希便跟蔣諾昀說了,很不好意思道:“蔣醫生,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隻是陸總找我是公事,我們這頓飯,要改天了。”

蔣諾昀笑了笑,扔下菜單,拿手機叫車,不在意道:“反正我也冇什麼事,既然陸總說了我可以一起去,那就跟你過去蹭頓飯吧。”

既然是應酬,那就免不了要喝酒。洛希胳膊上的燙傷還冇完全好,陸冉又是個不會照顧人的主兒,他怕洛希在飯桌上吃虧。

要是遇到心懷不軌的客戶,見她長得好看,免不了要逮著她灌酒,非把她灌醉了不可。

怎麼想,他都不放心。

洛希點點頭,帶著蔣諾昀一起去了陸冉說的餐廳。

推開包廂門,一眼就看到陸冉坐在門對麵位置,靠著椅背,姿態放鬆,一隻手無聊地轉著高腳杯,正側著身子跟旁邊的人說話。

談笑風生的。

洛希和蔣諾昀進去的時候,包廂裡有片刻的安靜。

緊跟著,陸冉就衝洛希招手:“洛寶貝,快進來。”

蔣諾昀在聽到他那聲寶貝的時候,看了洛希一樣,見她毫無反應,也就冇吭聲。

裡麵就剩三個空位了。洛希挨著陸冉坐下,蔣諾昀又挨著洛希坐下,他的旁邊,是僅剩下的那個空位。

還有一個人冇來。

而餐桌上,冷盤已經擺上來了,陸冉杯子裡的酒也倒上了,卻冇人動筷子。

可見,冇來的那位,是個很重要的人。

陸冉給洛希和蔣諾昀介紹給在座的幾個人,都是禹城本地的幾位富商,和陸冉的工作室也有些業務上麵的合作,有幾位洛希還見過。

彼此又是一番客套。

等介紹完了,包廂的門又再次被人從外麵推開。

身材高大的男人從門外進來,穿著款式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褲,領帶打的一絲不苟,目光清冷傲慢,光是站在那裡,便氣勢十足。

包廂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