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冇有過多在意,對方第一次難免害羞。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再把殺豬匠的那顆藥丸吞服下去。不到兩分鐘。秦風覺得自己全身變得滾燙,充滿了力量。“為了活命,拚了!”秦風趕緊鑽進被窩,一把抱住了床被裡的女人。但是秦風瞬間就意識到不對勁了。這女人身材很哇塞,可雙手怎麼反剪在背上的,而且還摸到了繩子的粗糙感,她正在發出嗚嗚嗚聲,嬌軀也在顫動。秦風意識到一件事,這女人是被捆起來的。大爺的。莫非殺豬匠因為上次的事情,懷疑自己喜歡這一種玩法?秦風仔細看了看。的確是一個被五花大綁的極品身材女人。胸前的那兩團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容顏看不到,因為雙眼被蒙上了一層眼罩,朱唇也是含著一顆黑色的塑料球,十分誘惑。香豔,刺激,一下湧上心頭。秦風再次回憶一下自己冇有看錯門牌號。開始辦事吧。明早一覺醒來,誰也不認識誰。殺豬匠隻是說臉蛋不是很好,但這身材簡直就是逆天。**,一發不可收拾。第二天。“你乾嘛?”秦風還在睡夢中,突然脖子就被死死的掐住。睜眼一看,頓時驚呆了。這是一張猙獰到扭曲的俏臉,雙目赤紅,充滿了憤怒。可秦風還是一眼認出,這張臉不就是擁有傲人上圍,魔鬼身材的女警察,夏冰嗎。莫非昨晚……秦風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情。莫非昨晚跟自己睡一夜的人是夏冰?可為什麼是夏冰呢?“夏警官,夏警官,你清醒一點,我是秦風啊,我們認識啊。”夏冰紅著眼,柳眉舒緩了下。雙眸中充滿的恨意漸漸地消散下去,逐漸被疑惑和不解代替。雙手的力度也輕了很多。“秦風,怎麼是你?”秦風一把將夏冰推開,道:“我還想問怎麼是你呢?”剛纔夏冰一醒過來,發現自己全身痠痛,某處更是撕裂一般的疼,她瞬間意識到自己被玷汙了。而且還是被一個罪犯玷汙的。怒從心中起,失去理智的就要掐死玷汙自己的陳斌。結果對方不是陳斌,而是秦風。秦風也沉默了。看著夏冰那呆滯的臉,嘴角還有未乾涸的痕跡,身上除了繩子的勒痕,還有那屬於自己的吻痕和掐痕……第61章陰差陽錯,誤會到家了敢確定殺豬匠不至於把夏冰弄來。那就是說,昨晚自己走錯了房間,陰差陽錯的把夏冰給睡了。正在秦風小心翼翼的尋找自己衣服時。發現了床單的一朵小紅花和斑斑點點紅色血跡。夏冰不僅陰差陽錯被自己睡了,還是夏冰的第一次。“夏警官,冇事我先走了。”“走?”結果夏冰如同母老虎一樣,再次撲在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