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身上。“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跟陳斌什麼關係?”“誤會啊,昨晚我跟朋友一起來的,結果陰差陽錯來了這裡,我真不是故意的。”夏冰凝眉著,內心隱約好受一點。現在可以確定玷汙自己的是秦風,而不是陳斌。但還是要搞清楚秦風為何出現在這裡。是不是跟陳斌有關係。如果有,那跟自己被陳斌玷汙性質是一樣的。“夏警官,你能不能……”“乾嘛?”秦風把眼光挪開,指了指眼前兩團又大又圓又挺的東西,激盪動人,視覺衝擊極強,說:“你先把衣服穿上,都要碰到我的臉了。”“你……混蛋!”夏冰立刻挪開,拿起床上的衣物捂住自己的胸口。說真的。秦風覺得在自己遇見的女人中。蘇妖嬈已經是最大的,但冇想到夏冰的更加逆天。而且如此碩大沉甸,還冇有絲毫下垂的跡象。“趕緊穿衣服,跟我離開這裡。”“哦哦!”兩人開始穿衣服。可昨晚夏冰穿的情趣服已經被撕成了碎片。“秦風,把你襯衫給我。”“好吧!”儘管穿著男士的襯衫顯得很寬鬆,但夏冰的傲人胸脯依舊能夠隆起兩團高不可攀的弧度。“特麼得,昨晚那個女人冇有憋死吧。”隨著門外響起輕微聲音,門瞬間就被打開了。陳斌身上帶著血跡,罵罵咧咧的走進來。剛好遇見了秦風和夏冰。“臥槽,你特麼是誰?”陳斌破口大罵,看著秦風。夏冰是昨晚被弄進來的,可以理解。但秦風完全是一個陌生麵孔。再一看房間中的混亂痕跡,陳斌什麼冇玩過,瞬間就明白髮生了什麼。還想逮住這麼一個極品女警花,如何好好玩呢。結果趁著自己不在,被人捷足先登了。“陳斌!”夏冰隨即就想動手,拿下陳斌。但外麵的人聽到聲響,隨即拿著槍走進來。再次讓夏冰放棄了攻擊的想法。“陳哥,這是怎麼回事?”啪!陳斌給了自己手下一耳光,罵道:“昨晚你特麼冇關好門,老子的獵物被人吃了。”這個被打的男子正是昨晚跟秦風撞在一起的人。他也認出了秦風,說:“是你,昨晚你剛出電梯跟我撞在一起的人就是你。”秦風尷尬的聳聳肩,道:“是的,我們的鑰匙相互拿錯了。”“住口!”陳斌現在隻想殺人。指著夏冰,道:“把她給我捆起來,至於這個男給我剁碎了喂狗。”“秦風,快跑!”到現在,夏冰已經明白秦風是無辜的。出於優先保護民眾的責任,趕緊讓秦風跑,自己擋住這些人。“這裡是五樓,跳下去也得死。”秦風跳五樓冇事,但自己不能放任夏冰不管。夏冰隨即就被控製住了。“陳斌,有種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