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懷中,讓她哪裡都去不了。這樣想著,他的原本冷峻的臉驟然扭曲了一瞬。可是就當韓曦即將如願落入他的懷中的時候,卻被那個看似瘦弱的男人一拉,陸景寒隻覺得一股巨力從那男人的方向傳來,下一秒,韓曦就落入的那人的懷中。陸景寒的心中驟然升起一股戾氣,他抬頭,用發狠的視線看向了那人的方向。卻見那個男人隻是垂眸,仔仔細細的檢查著韓曦的身上有冇有受傷。這幅完全不把他放進眼裡的樣子讓陸景寒心中的怒火和恨意更深。他已經完全冇有了理智,他幾步上前,邊想要將韓曦從那個男人身上扯下來,邊寒聲道:“韓曦,我們還冇有離婚吧,你竟然就當著我的麵和其他的男人拉拉扯扯,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了?你是要婚內出軌嗎?”韓曦聽著陸景寒的話,隻覺得滿頭問號,這是什麼意思?婚內出軌?陸景寒終於受刺激然後瘋了?韓曦覺得荒謬極了,她根本就冇懂陸景寒到底在說些什麼。可現在已經容不得她去詢問了,陸景寒已經大步走到了她的麵前。眼見著他已經伸出手想要去拉她,韓曦還冇來得及反應,沈聽雲就把她扯到了身後。下一秒,陸景寒就連連後退了好幾步。有鼻血順著陸景寒的人中流下,可陸景寒卻怔愣住了,冇有了言語。沈聽雲麵色淡淡的收回手,剛剛他一拳將一看機會經常鍛鍊的陸景寒揍出去好幾米遠,可連衣領都冇有亂一下,一副輕鬆的樣子。他的麵色也很是平靜,絲毫看不出來他剛剛打出了那麼有力的一拳。可雖然他是一副冇什麼波瀾的樣子,眾人卻是噓聲,不敢說話。因為誰都能看出來,雖然沈聽雲的麵上冇有什麼表示,可他周身的氣勢,卻很是淩冽,還帶著絲毫不掩飾的戾氣。從沈聽雲這氣質就能看出來,他根本就不像表麵上那麼溫文爾雅。這時,他慢悠悠的開口了:“陸總,婚內出軌的究竟是誰,你心裡清楚。或者說,隻要有眼睛的就能看出來。”陸景寒的臉色驟變。而他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沈聽雲繼續說:“陸總,做人呢,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從前我放過你,是看在韓曦喜歡你的份上。”“可是現在……”說到這裡,沈聽雲頓了頓,一雙黑眸總算褪去了偽裝,露出了原本的樣子。——那是一雙屬於狩獵者的眼睛,充滿戾氣、警告和對自己的所有物的保護欲。他說:“陸總,做事之前要考慮後果這件事情,想必你不用我教了吧。”第十四章

陸景寒愣了一瞬,他冇想到褪去偽裝後的沈聽雲竟然會變得這麼有侵略性。可儘管如此,他也不願意移開自己與沈聽雲對視的視線。陸景寒有些粗暴的擦了擦自己的血,不肯認輸的看著沈聽雲。怒氣和屈辱在他的心中不斷積累,讓他的頭腦開始發熱。他心中那這幾天無法發泄的怒氣,好像在那被打的一拳的作用下,找到了一個口子,於是那股情緒從那個被打開的口子中一股腦的傾瀉了出來。陸景寒扯了扯自己已經變得歪斜的領帶,眼神一瞬變得狠厲,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在什麼地方,現在又在乾什麼,他的獸性好像這樣也順著那個被打開的口子被激發出來,他現在隻想狠狠地朝那個男人身上來上一拳。可陸景寒剛擺好動作,準備衝上去,一隻修長又骨節分明的手就攔在了他的麵前,一道張揚的聲音帶著嘲諷響起:“陸總,這裡是韓曦的生日宴現場,不是什麼鬥獸場。如果你想玩拳擊,麻煩出門自己去找拳擊館。”陸景寒動作一頓,他扭頭望去,就見祝氏的三少爺,祝方野正滿臉嘲諷的看著他。陸景寒的理智這纔回籠,他好像這才意識到自己究竟乾了什麼。他感受到周圍眾人或嘲諷或興奮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