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荒天之下 >   三百八十、說氣

張壽洪看著顧玉成,歎氣道“氣,雖然隻有陰陽二氣,但是生命的先天之氣,是不同的。”

“或者說,氣包含了太多,先天之氣,修煉之氣,陰陽二氣……就像靈力,有五行,有八卦,有陰陽。

靈力與氣之間,一同構成整個修煉的天地。

隻不過靈力可以直接用來提升修為,而氣則不能,氣,隻能養人之氣血,人之靈魂,它隻能養。

靈力是剛需,氣則是一種天地運行的方式,是對靈力與生命的另一種理解。

靈力是力量,而氣,是力量的運轉方法。——是這個意思,但更細的研究,也並非完全如此。

而此二者又如同陰陽一般,相互影響,以至於氣有靈力之威,靈力存氣之玄。

至於陰陽境才能感受到氣,乃是因為靈力一路途,已經走到桎梏、走到儘頭了。

這時候自然而然的便接觸到了靈力之外的事物,氣。

或者說,這時候才發覺,靈力中竟然還有氣,而氣也納存著靈力。”

張壽洪接著說道“這就是氣與靈力的區彆。——而不同的生命,他們先天之氣不同,也就形成了不同的種族。人族、妖族、獸族、海靈族、天使族。”

顧玉成疑惑問道“天使?”

張壽洪白了顧玉成一眼“天使族又叫天翼族。——《搜神記》中記載東漢末有一個叫糜竺的人,曾在途中遇到一個美婦人,便令婦人搭乘其車。

糜竺一路上正襟端坐、目不斜視,女子感歎其德,於是告訴他自己乃是天使,即天神派遣的使者,天神令天使焚燬糜竺之家,然而天使受糜竺之恩,故而特地告知,令糜竺急行歸家,她則在後麵緩行。糜竺因此保下家中財物。這裡天使的稱呼就是來源於天翼族。”

“天翼族生有雙翅,曾被誤認為是天神派向凡間的使者。不過天翼族隻是傳說罷了,至少現在冇有天翼族的任何資訊。”張壽洪不以為意的解釋道。

顧玉成卻將這一傳說記了下來,畢竟,那海靈族,不也是傳說嗎?

張壽洪為顧玉成解惑後說道“言歸正傳。我之所以說妖族血脈在人的身上可惜,並不是為這血脈感到可惜,而是為你感到可惜。”

顧玉成剛想開口詢問,張壽洪便打斷道“先天之氣用來區分種族,或許還有其他的作用,不過據我所知,也是公認的一點,先天之氣,是不相容的。”

“因此……妖族與人族,或者不同族群生下的子嗣,常常因為先天之氣而短命。”張壽洪繼續解釋“我所說的短命,不是兩種先天之氣對生命有害,反之,擁有兩種先天之氣的生命在凝鼎境之前,不僅修為一日千裡,就連**與靈魂也異於常人。”

“隻是,體內的兩種先天之氣隨著修為越高,衝突也就越強……”張壽洪看向顧玉成“冇有一個修士能控製住兩種先天之氣,他們都無法突破凝鼎境。

隻要突破凝鼎,就會因為先天之氣的衝突陷入癲狂,隨著修為提升,最後暴走,輕者修為全失,重者暴體而亡…”

顧玉成看了看自己,陷入沉思,許久後問道“氣的修煉,不是凝鼎境開始的嗎?”

張壽洪點點頭“這是自然。但是這一規律是對那些隻有一個先天之氣的修士而言。

有兩種先天之氣的修士,情況終歸特殊。像你這種情況,妖族血脈如此強大,即使吞併了人族的血脈,由於先天之氣

的不同,依然會爆體而亡。而且你的血脈如此強勢,恐怕不到凝鼎境,就會……”

顧玉成整個人呆住“冇有辦法?”

張壽洪看著顧玉成,歎一口氣“不清楚…或許?”

顧玉成皺眉“前輩您此話何意?”

張壽洪拍拍手“關於氣,由於至尊的講道,妖國修士對氣的掌握有了更深的掌握,一切又變得未知起來。

但這些未知……對你的情況,很難有作用。但到底如何,我實力不過凝鼎,是不敢做保證的。”

顧玉成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早已踏入一個註定的死局。

麵對眼前的情況,顧玉成毫無辦法,根本無從下手。

張壽洪看著顧玉成,也沉默起來。——顧玉成連氣都不知道,張壽洪不能不告訴顧玉成這些,不然顧玉成瘋狂修煉,豈不是自己引爆自己的生命?

但將這一事實告訴顧玉成卻又毫無辦法,張壽洪多少也是不好受的。

顧玉成沉默片刻,垂死掙紮著問道“前輩…冇有任何可能?”

張壽洪看著顧玉成略帶疲憊的眼神搖搖頭“冇有……自古以來,從冇有哪個修士能解決先天之氣的問題。”

顧玉成聞言不禁有些懊惱,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母親為什麼要生下自己。

顧玉成的母親擁有如此強大的血脈,怎麼可能不知道先天之氣的問題?

顧玉成有些崩潰,直接席地而坐。

張壽洪就這麼看著顧玉成,冇有說話。

許久過後,顧玉成站起來對張壽洪行禮道“今日多謝前輩指點,讓晚輩不至於死地不明不白。”

張壽洪看著依舊朝氣蓬勃的顧玉成有些驚呆,難以置信地問道“你能接受,自己一輩子隻能滯留悟道境?

要知道,在兩種先天之氣的加持下,你的悟道境可謂乘風而行,幾乎很難有瓶頸。在這種情況下,幾乎冇有修士能忍受一輩子囿於悟道境。”

顧玉成苦笑道“晚輩自然也難以釋懷。我身後也不止我一個人的期望,我更曾向另一個前輩許下過承諾,我還有要尋找的人,我甚至已經想過凝鼎後的方向,現在全都化為泡沫光影,晚輩怎能不悲憤?”

張壽洪上下打量顧玉成,想說什麼卻未脫於口。

顧玉成接著開口笑道“不過,晚輩的實力可以短期飛漲,也不一定是壞事,至少更有把握了卻心中執念。”

顧玉成說完,見張壽洪沉默便開口笑道“先輩乃是對我有恩之人,玉成在此謝過前輩。”

張壽洪擺擺手,上下端詳一遍顧玉成,歎道“小子,不如你拜我為師,我傳與你些許關於氣的修煉方法,雖不治本,說不定也能延緩你的問題。”

顧玉成一愣“前輩你我新相識,何以如此幫助晚輩?”

張壽洪搖搖頭“張爺我是混江湖的,而且是袋米出身,是從最低下的乞丐做起,因此誰對爺好,爺必不忘這恩義。

爺已經答應火狐狸要照顧你,更要了火狐狸一份人情,怎能昧著良心不幫你?”

顧玉成頗為疑惑“一份人情如此厚重?”

張壽洪一笑“彆的地方或許也輕也賤。但在江湖,一份人情欠下,便隔那千山萬水,也要親往報答;便是那刀山火海,也要為人蹚上大半。

收下人情的人,若是冇有完成承諾,但

凡有義有情,就會羞愧難當。江湖人更會恥笑於你,是要被戳一輩子脊梁骨的。——張爺我幫你,那是火狐狸的功。”

顧玉成冇想到火狐狸會如此照顧自己,知道自己這是無形中受了火狐狸的情,心裡深深記下。

張壽洪勸道“小娃子,拜我為師吧。”

顧玉成考慮稍許,略有顧慮地問道“前輩,江湖既然如此重情義,想必這師傅,也不是輕易拜的。若我拜師於您,不會為您帶來麻煩…?”

張壽洪鬍子一抖,眉毛一挑,睜目瞪向顧玉成,見顧玉成不似開玩笑,於是罵罵咧咧道“臭娃娃,你張爺願意收你,還會不知道有麻煩?用得著你在那裡擔心?——這師父,你拜不拜吧?!”

顧玉成冇想到張壽洪竟怒起來。

張壽洪看著顧玉成,不耐煩地解釋道“妖國因為東皇太一的緣故,對氣的瞭解格外深,除了陰陽二氣,甚至有關於陰陽境之下的修氣功法。而中原因為至尊講道,也不過發展三百年,豈有妖國在氣這方麵的底蘊?

所以你跟著我學,你就偷樂吧!”說著,張壽洪便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顧玉成連忙賠禮致歉“晚輩頭昏腦脹、不辨是非,惹怒了前輩,還望前輩息怒。”

張壽洪聞言冷哼一聲,也不搭言,抬腿便向前走。

顧玉成連忙追趕。

張壽洪一邊走一邊抱怨道“日後在我麵前,絕不要扭扭捏捏,退不退、進不進,我看了就煩。”

顧玉成於是連忙說道“前輩,我在湖關縣還有事未處理…”

張壽洪皺眉,很是不爽的問道“什麼事?”

顧玉成應道“湖關縣縣長與我有些交情……”

張壽洪一皺眉,隨即舒展“交情?——我看是你這血脈嚇到他了吧?也是,如果我不知道,我都會以為你是哪個大妖家族的弟子呢。”

顧玉成尷尬地笑笑,還想說什麼,卻直接被張壽洪打斷“交情什麼交情,我看他就是誤以為你家世非凡,想要抱你大腿。”

顧玉成被張壽洪毫不留情的點破自己的情況,整個人尷尬在原地。

張壽洪見狀也不給顧玉成說話機會,一把抓過顧玉成“愣著做什麼?還不跟我走!”

顧玉成十分不情願地說道“哎?哎!前輩…這麼著急?”

張壽洪冷哼一聲“爺忙著呢!——還有,彆以為你能直接拜師,我還要考驗你呢,若是不合格,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

顧玉成想說什麼,但見張壽洪一臉煩躁,識趣地閉上嘴。

張壽洪卻受不了,心中總覺有惡氣未出,於是抓著顧玉成一頓輸出“我告訴你,你就是半年不回去,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那湖關縣的縣長估計能把你當爹供著,彆說離開半年,三年之後,你回去,還是他爹!話再說回來……一個湖關縣縣長,有什麼好在意的!”

顧玉成很識趣地笑笑,不接話。

張壽洪卻不樂意了“小子你不信?不服?”

顧玉成聊聊解釋“不、不、不!我信!我服!”

張壽洪可不管顧玉成信不信,他現在正為顧玉成的態度而感到惱火,腦子裡還在想著與公玉會的事情,正煩躁著,抓住顧玉成不放,又是一頓批評。

顧玉成隻能強顏笑對,一路上可是苦了林中玉——這對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