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柴桂子口中雖認輸,心底卻無限怨恨。

這口氣,依舊是懸著下不去啊。

古往今來天纔不少,但不修德,隻修技的天才,往往難以長久。

柴桂子若能消弭心頭惡氣,未來前程或可期,若養之愈患,恐怕便要蹉跎一生。

隻可惜,此時的柴桂子絲毫未察覺心間這口惡氣的危害。扭頭便離開了。

公玉良看著顧玉成,心頭既憤怒又恐慌。

他怎麼也想不到會半路殺出顧玉成這麼個煞星。

可讓公玉良對戰張壽洪,公玉良又冇那個膽量。

此刻顧玉成站在擂台上,緩緩彎下腰。——柴桂子的木靈力還是對顧玉成造成了不小影響。

公玉良看著似乎撐不下去的顧玉成,幾次想要反悔,卻開不了口。

這時豐臣袖直接上前,對著歡喜滿麵的張壽洪喊道“張壽洪!你這弟子隻是投機取巧獲勝——並不能證明他的實力。

難道狼群的頭狼,也要靠旁門左道去當?”

張壽洪麵色一沉,實在冇想到豐臣袖這麼不要臉。

前麵還信誓旦旦要一打三,那架勢甚至讓人感覺要一打十,結果,一輸,就翻臉不認賬。

關鍵這豐臣袖一點兒猶豫都冇有,臉都不要了。

豐臣袖可不管這些、那些,他知道自己已經得罪裡丐幫,現在裡丐幫又有顧玉成這個天才——彆看豐臣袖表麵不認可顧玉成,但心底還是知道越境勝利有多困難。

哪怕是取巧獲勝。

得罪都已經得罪了,自然也就冇必要講究什麼道義。——他豐臣袖就是這樣的小人。

豐臣袖沾沾自喜,看著麵色難看的張壽洪,也不管擂台下裡丐幫的弟子怎麼看他,隻顧喊道“無論怎麼說,這樣的勝利,我不認可!如果張壽洪你執意不聽從本派遣使的話,那也可以,到時候我回去告訴會長……”

張壽洪忍無可忍,大喊一聲“派遣使您的權力大,您自然絕對是對的!”

張壽洪也隻能順遂豐臣袖,冇辦法,權力在豐臣袖手中。

公玉良聞言,也是鬆了一口氣,轉頭直接吩咐弟子“去!”

兩名弟子看一眼台上顧玉成,有些猶豫。

這時張壽洪直接喊道“夏侯牙輸了一場,顧玉成贏了一場,三局兩勝,我裡丐幫再派出一名弟子!”——柴桂子那天才輸了,壓力頓輕,裡丐幫或許還能贏。

張壽洪的話剛落下,顧玉成便搖搖胳膊,直接開口喊道“不用!什麼三局兩勝!什麼投機取巧!——我看公玉會隻來了三名弟子,另外兩個也上來吧!隻要我輸了,那就算裡丐幫輸了!”

顧玉成豪橫異常,倒是整個裡丐幫陷入了沉默。

部分弟子大腦當場典當出去,整個人呆在原地。

更多人則在心裡暴喊“大哥!你已經受傷了!你受傷了啊!有必要這麼拚嗎?!有必要嗎?!”

張壽洪看向顧玉成,傳音道“臭小子!你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你逞什麼能?!”

顧玉成咳嗽幾聲,傳音回道“前輩怎麼敢肯定,我冇有其他手段?”

張壽洪一愣——還有手段?這顧玉成到底什麼身份,竟有如此多手段?

正當張壽洪呆滯時,豐臣袖立刻宣佈“好!好!我長春會就要這樣馮河暴虎的勇士!少年郎,我欣賞你!——還等什麼,上啊!”

豐臣袖一邊說欣賞顧玉成,一邊毫不客氣地命令公玉會剩下兩名弟子上台。

兩名弟子互看一眼,不太敢相信,竟然能一起上場。

豐臣袖見兩名弟子猶豫不決著,直接命令道“我

說行!就行!你們兩個給我上場!”

張壽洪現在對豐臣袖的仇恨之火甚至比公玉良還要旺。

張壽洪活了這大半輩子,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張壽洪於是傳音問那顧玉成“小子,同時對付兩個人,若是冇有把握,我就……”

顧玉成心中冷笑,回道“哼,不用!前輩不用出麵。我要給這些個厚顏無恥之輩一個深切的教訓!”

張壽洪聞言,也隻能靜下心,選擇相信顧玉成。

裡丐幫眾弟子見張壽洪鎮定下來,也隻能選擇相信顧玉成。

這時兩名弟子如貓進入陌生環境般,微弓著身,踮著腳,來到顧玉成麵前。

顧玉成毫不客氣地問道“開始了?”

兩名弟子互看一眼,點點頭。

其中一人也覺得自己做得太過了,於是開口提醒道“我們儘量不傷到你。”

顧玉成聞言冷笑“你們的境界是比我高,但這可不代表我屬於劣勢。”

二人還未明白顧玉成的意思,顧玉成便取出一堆靈玉堆在身子前,瘋狂吸收起來。

二人不明所以,顧玉成的狀態,並不像是缺少靈力。

顧玉成的行為顯得格外古怪。

此時顧玉成深呼吸幾次,再次將古靈力壓縮起來,瘋狂刺激下,顧玉成又一次將古靈力壓縮至瓶頸期。

在場眾人隻覺得顧玉成的氣勢正不斷飛漲著。

尤其是張壽洪等凝鼎修士,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顧玉成身上有一股未曾出現的力量,正在不斷的衝擊著顧玉成靈魂。

在場凝鼎修士從未見過這種場景——或者說,冇見過一個悟道修士刺激自己的靈魂。

悟道境,根本不到窺探靈魂的時候。

然而顧玉成體內那玄妙莫測的力量卻在精確地刺激顧玉成靈魂。

不論是顧玉成現在展現的手段,還是顧玉成體內那未知的力量,都是在場所有人未曾見到過的。

此刻古靈力已經開始達到極限,顧玉成整個人逐漸顯現出巨大的氣勢!

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氣勢。

兩名弟子察覺到顧玉成狀態的不對勁,連忙上前製止。

可惜,晚了。

顧玉成體內的古靈力再次完成了蛻變,直接散入靈魂深處。

在場凝鼎境在這一刻全部站起來。

他們感受到,顧玉成的靈魂在這一刻竟達到了悟道巔峰的狀態!

甚至…不一定。

世間一切再次在顧玉成眼裡詳細地展現。

顧玉成緩緩取出兩顆異火火種,放在掌心。

張壽洪不敢相信地看著顧玉成,這一刻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是多麼小覷了顧玉成。

兩名弟子見狀,冒險衝來,顧玉成直接“閃開”…

然而,“顧玉成”閃開了,他的**卻冇有閃開。

原來,顧玉成的靈魂達到過高的境界,他的**卻根本無法與靈魂協調。

也就是說,現在的顧玉成,無法及時地操控**。

顧玉成飛出,狠狠咳出一口血。

這一拳並不致命。

倒是把顧玉成打醒了過來。

顧玉成很快反應過來問題所在,看向手中異火。

兩名弟子看著倒在地上的顧玉成,不禁有些懵。——看起來虎虎生威,卻未曾想是個紙糊的老虎,一時間竟有些想笑。

然而他們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顧玉成的**雖然跟不上靈魂,但反應過來的顧玉成可不會犯第二

次錯。他直接降低了古靈力對靈魂的增益。

消耗也相應降低了。

隨後顧玉成便直接將手中兩個異火火種以靈力揉搓在一起。

不同異火是相互排斥的,尤其是異火勢均力敵的情況下,由於無法吞併一方,便會引起大爆炸。

因此,可以利用異火的爆炸殺敵。——隻不過這太浪費了。

異火爆炸的威力異常恐怖,這是眾人皆知的。

而顧玉成在不斷熟讀主客門的功法與古靈力的增益後,現在已經能把異火爆炸的威力提升到最高。

兩名弟子看到顧玉成直接將異火以靈力強行融合在一起,不由得發笑。

就算以異火炸人,那也是扔出去再融合,直接在掌心融合,這是要炸死自己嗎?

然而二人心中的爆炸冇有出現,倒是異火在顧玉成的掌心緩緩被揉搓為一個拳頭大小的圓球。

全場的人都驚呆了。

不到凝鼎境的人,都在質疑,為什麼異火冇有爆炸?

到了凝鼎境的人,都在驚訝,維持著顧玉成靈魂無微不查的那股力量到底是什麼。

竟然能夠令顧玉成妙至毫巔的操控異火。——每一絲一毫的靈力,都恰到好處。

張壽洪開始沉思。

顧玉成艱難地將異火甩出去,甩向兩名弟子。

兩名弟子見狀神魂驚駭,開始顫抖著躲閃起來。

開玩笑的!這是異火!

是天地間凝鍊、精純的火靈力,威力不容小覷!誰碰到,不得少個身體零件?

然而二人剛跑,便發現,那異火竟在顧玉成的控製下,不斷追擊自己。

二人見狀幾乎要罵娘了。

在看到逃跑無果後,二人開始嘗試引爆異火火種。

於是各種招式向著異火打去。

隨著招式衝向異火併發生碰撞後,一聲爆炸聲響起。

隻是這聲音遠比二人想象中的要輕。

爆炸激起的煙塵散去後,眾人這纔看清,異火構成的圓球還存在,隻是小了一圈而已。

這時顧玉成又再掏出了兩顆異火火種,熔鍊起來。

兩名弟子見狀心裡不由得罵上一句:甘霖娘!狗大戶!

顧玉成卻毫不心疼,主客門不愧是真正的豪門,異火十幾個,功法幾千冊。

這還隻是一小部分。

還有靈玉,顧玉成整個悟道境修煉的耗費,恐怕不用愁了。

接著顧玉成又掏出了兩個異火。

那兩名弟子見狀,一邊逃跑,一邊看向公玉良。

那意思好像在說“怎麼辦?對麵不差錢,拿錢砸我……”

公玉良也很無語。他能怎麼辦?

難不成不允許顧玉成浪費這上好的異火?

還是說要質問顧玉成為什麼能如此完美的操控異火?

這不是有病?

很快,擂台上便出現了兩個異火圓球追著公玉會弟子跑的場景。

而剩下的一個圓球則時刻守在顧玉成身邊,防止兩名弟子衝向顧玉成。

兩名弟子在顧玉成竟隻有逃跑的份。

顧玉成也知道無法一直維持這種狀態,於是直接將兩個圓球融合,要引爆。

兩名弟子見狀不禁破口大罵“有錢就可以這麼任性?!”

顧玉成一笑“抱歉啊,有錢,就是可以任性。”

兩個異火觸碰在一起,靈力瞬間產生了狂暴的混亂。

一聲巨響,整個擂台直接被煙塵吞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