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荒天之下 >   第五章、商子殷

清晨的微光驚動雲層裡的風,搖醒了朦朧許久的山色……天晴了。

顧玉成已經不打算再去礦場打工了,打算今天便離開。不過這次之前,他要前往自己父親的房間一趟,去找回一件東西,那是自己父親生前一直十分愛護的東西,甚至是有些珍惜。

將要離開這個家族,顧玉成冇有任何不捨,他打算找一個宗門加入。或許……

顧玉成來到視窗,望著逐漸開闊的天地,心中平靜的令自己想起了古後趙石勒也是一個天賦平平的人,但是!但是他成為了後趙皇帝!他成為了敢於與光武帝逐鹿中原的人物!

因為風雲際會、中原動盪,石勒通機變、曉權謀,趁勢而起。

如果……如果給他一個機會,自己憑什麼不能成為一個執掌中央,四方皆效的人物?

可惜……

想了想了之後顧玉成讓妹妹白月秋把行囊整理好之後,便和妹妹待在一起,等到夜晚再去取父親遺留的物品。

而此時的潛龍聞同樣迎來了明媚的初陽。

陽光打在潛龍聞龐大的宮殿上,散碎出一片輝煌,三百年來的傳承在此刻展現出他陽剛的美麗,每一處構造都蘊含著工匠的心血。

陽光邁過宮殿,來到核心區域,卻是林下有亭、湖中含殿、山間立宮,完全是由靈木甚至是先天靈木打造的。竟然讓人生出一種不知人在林中,還是人在殿外的感覺。

而此時的正宮融天宮中聚集了人族三大宗門,正是藥法千尋譜、煉器潛龍聞,符文陣道符橫天三大勢力。

殿堂上坐著數箇中年人,雖是中年模樣,卻充滿歲月之感。其中為首的正是潛龍聞的現任宗主木方古,此人塵頭垢麵、不修邊幅,如果不是起一舉一動自有一番氣勢,就完全是個民間鐵匠。而下方左位的則是藥法家族的薑正莨,作為藥法大師完全冇有塵垢,放到塵世完全一副富貴人家的樣子。而右首坐著的也是符橫天的符文度,長相卻是平平無奇。

薑正莨不緊不慢的拿起杯子,什麼話也不說,隻是好奇的問道“木兄怎麼暫停了大比?明明說好今天要給商家那個小鬼些教訓,怎麼突然結束了,那個小鬼可是很急切的樣子啊。”

符文度緩緩的喝著茶,眼觀鼻鼻觀心,老神在在的樣子。

木方古嘿嘿一笑,卻岔開話題“話說今日怎麼冇有看到你們長老張道?”

薑正莨擺了擺手“宗門那裡有些小事兒,讓他回去一趟。”

符文度嘿嘿一笑,若有所思的看向薑正莨,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木方古隨即問道“就他一個人,夠嗎?”

薑正莨直視木方古“一件小事,如果我們千尋譜的一個人都辦不成,那恐怕也冇人能辦成吧。”

千尋譜三個字咬的格外重。

木方古隨即陷入沉默。隨即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這是符文度說話了“既然如此,我們家有事兒,我可先撤了。”

木方古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符文度,問道“那這次的大會?”

符文度隨即說道“這樣吧,三十年之後再比一次,在這之前按照以前的來,如何?”說的時候是回覆木方古,然而卻是看著薑正莨。

薑正莨點了點頭,隨即也起身說道“既然如此,我也要回去了。諸位且自散去,再回!”說罷橫空而去。

木方古看著眾人離開有些無奈,摸著頭,長歎一聲,這次是讓符文度這死老頭子給占了個大便宜了。該死!

而此時的潛龍聞外,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子,男子廣額隆準,直眉浩目,軒然霞舉,實在是俊美非凡,氣勢十足,幾乎是任何人見了都會說一聲“人間龍鳳。”

此人正是函穀關內商家商子殷,今年不過三百多歲,已是悟道八星,可以說必定步入凝鼎,甚至有可能問及陰陽……

商子殷看了一眼飛走的符、薑二人,眼睛緩緩的變動,有些好奇的看向二人,隨即想了想,笑了笑“看來要有趣了,這下子好玩了,能讓這兩家連大比都放下的事情,一定是什麼大事。而且……這符老頭神色匆匆卻喜上眉梢,一看就是占了便宜有好事兒,那個薑家人雖然依舊不緩不急,但衣冠略微不整,一看就是——看來千尋譜是出事兒了。”

商子殷的眼睛又恢複了原樣,隨即看向一旁的侍從“走!”

於是二人便離開了。

而得知這一訊息的木方古則罵道“小輩!這個臭小子!”然而想了想自己悟道九星的實力,隨即有些憤恨“真是不公,商家怎麼就出了這麼個變態?”

隨即木方古走進屋子裡,直直走向冶煉堂。

進入冶煉堂中,迎麵走來一個女子,娉婷嫋嫋若豆蔻,玉立漫步蓮花開,真可謂人間弱柳,不堪折,不敢攀。這樣的女子冇有任何嫵媚,雖然乾淨,卻不聖潔,隻能讓人升起無限的保護欲。

女子走向木方古麵前,輕聲叫了聲“爹爹。”

木方古點了點頭,隨即看向她“走,給死白臉拿劍。”

女子猶豫了些“這……爹爹,這好嗎?”

木方古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什麼好不好?人家付錢咱們鍛造,有什麼不好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白,他現在一個人,不牽扯任何勢力之中,就算不是咱三大宗門的咋了?還有,一把我冶煉的劍,你當是太上長老齊齊出手冶煉出來的啊。能有什麼事?”

女子點了點頭,乖巧的跟著木方古前進。

木方古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的說道“千尋譜出事兒了,說是第二大姓的張家裡的庶出子偷走了應龍龍鱗,就是那個傳說中太一塚的開啟鑰匙。所以千尋譜的薑正莨才趕了回去。”

“我和符缺眉原先都商量好了要從薑正莨那裡分點兒好處,誰知道薑正莨這傢夥見大會結束一點兒也不慌,反而問我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還給我裝糊塗?!符缺眉,不,符缺德竟然臨時變卦,以大會排名不便來暗示薑正莨,薑正莨立刻同意了。這下好了,這缺德玩應還是第一,千尋譜還是第二,我們潛龍聞算是被坑了!真氣死我了!”

女子有些好奇的問道“薑藥尊就這麼相信符尊者?”

木方古摸了摸鬍子“哎,這龍鱗畢竟是那劍侍葉澤尊者說出的,事關太一,千尋譜必定不擇手段的奪回龍鱗,所以無論是誰阻攔都會直麵千尋譜,人族畢竟還有妖族和商國要麵對,不能內鬥。因此冇必要為了龍鱗而讓整個人族陷入動盪,但是這種至寶讓人直接讓出去,不給好處那可能嗎?因此那缺德玩應的建議薑正莨纔會同意,隻不過,該死,我吃虧了啊!真吃虧!氣死我了!”

女子望了眼自己的父親,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自己這個父親又要去打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