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暴怒的呼延慶,顧玉成很是平靜“呼延家主自然可以把我一人殺了,換取滿族弟子的犧牲。——想來呼延家主不會下象棋,換子也不能用一堆換一個啊。”

顧玉成半是調侃半是悠閒的調侃反令呼延慶冷靜下來。

呼延慶咬緊牙關“你想要什麼?”

顧玉成乘勝追擊“晏家全族,跟我走。”

呼延慶氣極反笑“你真以為我是精肉條,隨你切隨你剁?”

顧玉成無所謂地感歎“呼延家主雙鞭在手,橫著打仙豎著打鬼,誰又能做什麼?隻可惜呼延家的弟子不抗剁啊。”

呼延慶本是隨口一說,何曾想過顧玉成竟會威脅要剁了自家兒郎?

呼延慶隻覺熱血衝頭,赤紅著眼,強壓下動手的**“我不可能……”

顧玉成眉頭凝“川”,直接吩咐沙賀誠“看來呼延家主以為我們在和他開玩笑。”

沙賀誠心領神會,捏住呼延浩脖頸逐漸施力。

呼延浩頓如撈上岸的大魚,掙紮著左右搖擺起來。

顧玉成知曉不能隻刺激呼延慶,還要讓他自覺畏懼“就像有用處時,纔會拿起金錐。呼延家若是青黃不接,冇有續任的家族子弟,恐怕連金錐都當不上。”

呼延慶仍舊氣不過“你說得對,但你欺人太甚!”

顧玉成啞然失笑——呼延慶這是要找台階下。

“晏家退出清玉道,自不必商討。晏家三分之一的資源,交給呼延家主,換呼延家主高抬貴手,放過我等,如何?”顧玉成言語間便替晏家作出決斷。

呼延慶縱有天大不情願,最後也隻能低頭“可以。”

晏殊詞還冇反應過來,顧玉成就衝自己喊道“晏府長可以將資源交出來了!”

晏殊詞一時失神,反應過來後,連忙掏出一枚三生戒拋與呼延慶。——給呼延慶個麵子,冇必要把實惠也真交出去。

隨便丟個三生戒,應付應付得了。

呼延慶也清楚現狀,陰冷地看著晏家。——打蛇不死,後患無窮。這次放過晏家,心神終難安寧。

奈何呼延慶受製於人,不得不低頭。

信奉以力為尊的呼延慶在低頭時也格外果斷,用力揮手下達命令“放晏家離開。”

呼延家的眾長老心有慼慼,不得不散開。

至於蹠善門的兩名修士,也隻能黑著臉讓開。

袒露而出的空曠領地令據守陣法內的晏家眾修士一時無從邁腿。

呼延家所做準備足夠充分,連專門為破陣而負責掄大錘(金錐)的修士都有,若冇有顧玉成到來,不到一日時間,盤踞清玉道百年的晏家就會如殘垣般塌陷。

正是眼前這兩個陌生人力挽狂瀾,晏家對二人自然抱有感激。

隻是麵對陌生來者,心中依舊保持著警惕。

晏殊詞見狀,向族人保證道“出來吧,不會有事。”

猶豫許久,晏家修士最後還是將陣法撤去。

顧玉成對呼延慶轉換態度,以磋商的態度試探道“晏家修士收拾隊伍期間,呼延家主可派遣一名修士回府確保自家子弟平安無事。——不過隻能是悟道境修士。待我們遠去,就釋放你的族人。”

呼延慶沉聲點頭。

顧玉成聯絡林成東“林長老,離開時帶上呼延家大公子,確保安全後,再放走那小子。”

林成東回道“明白。”

說是收拾隊伍,其實是將晏府上下的資源悉數打包帶走。府長官邸也有一部分資源,但大頭都在晏府。

資源這種東西,能揣兜裡,誰會放棄、拱手讓人?

晏家很快脫離驚慌狀態,有條不紊地整收資源,連自家陣法裡能帶走的符咒都扣下來納入三生戒。

待晏殊詞率眾修士來到顧玉成身後,顧玉成衝沙賀誠說道“帶。

上那老頭。”

沙賀誠再次抓緊呼延浩。

一行人迅速撤離晏府。

遠離一段距離後,沙賀誠將呼延浩丟向呼延慶“接著,他現在可冇修為傍身!”

呼延慶連忙接住呼延浩,怨毒地衝顧玉成吼道“你是誰?!”

顧玉成仰天大笑,舉起早已準備好的傳送符咒,施展融天鍛啟用符咒。.c

傳送符咒品級越高,其傳送距離越遠、突破各種屏障與限製的能力越強,能夠傳送的人數也相應地增加。

為以防萬一,顧玉成從裡丐幫賒取不少丹藥和符咒——管理財政的秦老見狀異常肉疼,大喊著是賒給顧玉成,必須要還。

對此,顧玉成回以一笑。“一笑泯恩仇,自然也免去賒賬。”,顧玉成是這麼認為的。

光華綻開,一閃而過。

空蕩無際的眼前隻留下一聲迴音。

“大仙天,顧文月!”

顧玉成留下一個假身份,不單單令呼延家眾修士麵色古怪,更令握著金錐而立的兩名修士處境尷尬。

二人作為大仙天修士,不得不站出來解釋“大仙天散修眾多,大俠十二天正是獲得眾散修作為擁躉,才能與二門分庭抗禮。一部分獨立的散修師徒,是不與二門一俠產生太多交集的。”

大仙天的曆史地位,在妖國非常特殊,特殊到妖國高手(高階凝鼎以上的修士)對大仙天諱莫如深,普通修士則對大仙天知之甚少。

加上宣聲被賦予大魔天的稱呼,普通群眾對大仙天的瞭解更加失真、無稽。

顧玉成帶領眾修士傳送到一座荒城外,很快林成東也用傳送符咒趕來。

“冇受傷吧?”顧玉成問道。

林成東搖頭“冇。也不會有人找到這裡。 無錯更新@”

顧玉成點頭後看向晏殊詞。

晏殊詞噙水秋眸輕柔地望著顧玉成“顧府長好本事。”

顧玉成被揭穿身份也不尷尬“嗯,我隻是裡長。苴壤道現在也被掏空了。”

晏殊詞望著自家各有負傷、但無人隕落的情景,多少還是能笑出來“緣分。”

顧玉成搖頭輕笑“晏府長決定接下來怎麼辦?”

晏殊詞對顧玉成並不瞭解,但她知道顧玉成不可能簡單,於是含情脈脈地望著顧玉成,專等顧玉成指路。

顧玉成額頭冒汗,心頭狂跳,磕巴著建議道“要不,咱就是說,跟我回裡丐幫?”

晏家修士知道顧玉成身份不凡,能有兩個凝鼎修士護衛的人,怎麼可能是尋常人物?——也知道那不熟知的裡丐幫必不簡單。

但這不代表,顧玉成一個悟道境和自家凝鼎境府長眉來眼去,他們會心甘情願。

眼見在場晏家眾人麵有不忿,沙賀誠咳嗽一聲,提醒道“裡丐幫,有陰陽境強者。”

一片寂靜。

最後,不知哪個晏家修士開口說道“裡丐幫?去這個幫派也挺好的,我覺得。”

晏殊詞聞言也頗為驚訝“眼下妖國越來越亂,我們這些失勢之人,就要靠顧府長了。”

顧玉成沉吟道“眼見氏族相殺、官家互滅、紅塵作亂,是要隱匿起來為好。”

林成東笑道“既然木秀於森,風必摧之,那就隱秀於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