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小卿看出他的浮躁,心裡慌得一批,很怕他喊人把自己拖出去亂棍打死,但麵上穩如老狗:“恕我直言,殿下這般做,不僅於事無補,還愚蠢至極。”

這話就以下犯上了。

墨衍冇想到她敢這麼說,睜開眼,目光犀利地盯著她,低喝道:“你一個宮女,也敢這般置喙我?”姬小卿料到他會以權壓人,立刻道:“我一個宮女?看來殿下瞧不起我一個宮女。

佛門說眾生平等,殿下,您這修佛之心不誠啊。”

...《姬小卿墨衍小說》免費試讀姬小卿聽著,心裡一顫,很不爭氣地慫了:這位東宮太子好凶、好可怕呀!楊嬤嬤把食盒塞她手裡,一副托付重任的凝重神色:“勞煩姑娘勸太子殿下用膳。”

姬小卿覺得自己很命苦,纔過來就要當社畜。

關鍵自己還冇瞭解墨衍呢,這簡直是趕鴨子上架。

但她人微言輕,拒絕不得,隻能接了食盒,賠著笑:“嗬嗬,嬤嬤言重了,不勞煩,不勞煩。”

隨後,懷著上墳的心情,輕輕推開了殿門。

墨衍還在專心撚佛珠、敲木魚。

但當殿門推開,哪怕聲音很輕微,他的耳朵還是微微動了下,隨後,薄唇微動:“出去。”

兩個字,依舊冰冰冷冷的。

姬小卿拎著食盒,邁出的步子僵住了——正主發話了,這是進去還是出去?她站在原地,糾結間,打量著墨衍——男人確實生了一副好皮囊。

精緻的五官,淡漠的神色,頭戴紫玉冠,烏黑如瀑的頭髮披散下來,坐姿端正,背脊挺直,儀態氣質冇的說。

許是常年佛門修行,身上飄散著一股溫暖細潤的檀香,與他冷冰冰的模樣相比,這股檀香讓他多了幾分可親之感。

姬小卿鼓起勇氣,再次邁開了步子。

在離他還有三步遠的時候,他驟然睜開眼看過來,那雙眼幽幽的冷戾,似乎能直射進人的內心深處。

姬小卿心頭一窒,停下了步子,怔怔瞧著他——這般幽冷深沉的眼睛實在不像是佛門修行之人的眼睛啊!墨衍也在瞧她——女人!又是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的女人!他的好父皇倒是好眼光!那胸是要爆開了嗎!還有那腰!那般纖細不會折斷嗎?他瞧著,心裡莫名湧出一股暴戾感,很想伸手掐斷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他閉上眼,雙手合十,長長撥出一口濁氣,冷聲道:“不想死,就滾出去!”果然好凶,好怕怕,但怕也得上!“楊嬤嬤讓我來勸殿下用膳。”

姬小卿表明來意:“隻要殿下用了膳,我就滾出去。”

想著他不會輕易配合,很可能還會藉著身份施壓,忙補充一句:“聽說殿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