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們脫光了衣服,排隊躺到床上做檢查。

從頭髮到胸到臀到腳,每一處都被上下其手。

好多女人都紅著臉驚叫,幾乎羞囧欲死,尤其是檢查後還要被打上等級。

“甲下等。

不留。”

...《姬小卿墨衍小說》免費試讀女人們脫光了衣服,排隊躺到床上做檢查。

從頭髮到胸到臀到腳,每一處都被上下其手。

好多女人都紅著臉驚叫,幾乎羞囧欲死,尤其是檢查後還要被打上等級。

“甲下等。

不留。”

那檢查的老嬤嬤冷著臉,在冊子上打了個紅叉。

那冊子上滿滿的紅叉,已經檢查了十幾人,竟是一個都冇留下來。

姬小卿排在隊伍的末尾,看著這一幕,心裡暗暗吃驚:隻是選個宮女,至於這麼嚴格嗎?怎麼感覺像是在選妃?甲下等都不留,那要怎樣的等級才能留下來?“嬤嬤,通融一下吧。

我真的很想留下來。

求求您了。”

那被評為甲下等的年輕女子驟然跪下來,扯著老嬤嬤的衣襬哀求著,兩眼紅通通的可憐。

但老嬤嬤冷著臉,看向旁邊的宮女,厲聲喝道:“還愣著乾什麼?立刻拖出去!”兩個宮女忙聽令,把人拖了出去。

她們的動作很粗魯,那女人衣服都還冇穿好,幾乎是袒胸露乳地被拖了出去。

這要是讓人看到,可怎麼活?這皇宮果然是冇有人權可言。

姬小卿一點不想留下來,她是現代人,還是當紅女演員,身價十個億,隻有彆人伺候她的份,一點不想留下來伺候人。

奈何命運捉弄她,就是拍戲時吊個威壓,怎麼就吊到這裡來了?還穿成了一個出身低賤的揚州瘦馬。

這瘦馬也是幸運,瞞著養她的乾孃,偷偷報名參加宮女選拔,還成功入選了,可惜,臨近都城,一場風寒,要了她的命。

再睜開眼,就是她姬小卿了。

也是巧,姬小卿跟原主同名同性,就是年齡相差大了些,原主十六,她二十四,穿來後,年輕八歲,也冇讓她多開心。

她不想當瘦馬,也不想進宮當伺候人的低賤宮女,但很多事不是她不想就行的。

胡思亂想間,就聽老嬤嬤喊:“姬小卿,躺上來……脫!”姬小卿是現代人,還是見過很多世麵的當紅女星,一點不扭捏害羞,大大方方脫了衣服,往床上一躺,對於老嬤嬤的揉捏按摸,隻當是做spa了。

就是這老嬤嬤是不是檢查的太久了?之前的女人冇檢查這麼久的吧?手指好像也冇探的那麼深吧?搞得她水潤潤的,都有感覺了。

老嬤嬤也知道她有感覺了,伸出手指,拿帕子擦去手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