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水,深深瞧她一眼,低聲說:“胸大腰細,冰肌玉骨,活色生香,秘處九曲十八彎,倒是生了個好身子,不愧是揚州最頂尖的瘦馬。”

像是誇獎,又像是諷刺。

姬小卿渾不在意,冇臉冇皮地笑:“嬤嬤辛苦了。”

想著這老嬤嬤一點不徇私,為了不留下來,等穿好衣服,就往她身前一跪,哀求著:“嬤嬤,我也很想留下來。

您行行好,通融一下,給我個機會吧。

求求您了。”

這老嬤嬤知道她是揚州瘦馬的出身,外加她這種諂媚逢迎的性格,定然會把她趕出宮的。

但想象很美好,現實很殘酷。

那老嬤嬤依舊是冷著臉,鐵麵無私的樣子,卻是說:“姬小卿,揚州惠安人士,甲上等,留。”

說著,在名冊上,打了個紅勾,而在滿滿的紅叉麵前,這個紅勾太顯眼了。

姬小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什麼?留、留?我、我留?”她伸手指著自己,以為自己聽錯了——讓她留下來當宮女伺候人,不如殺了她!“恭喜姑娘。”

老嬤嬤道了聲喜,態度也變得恭敬起來:“姑娘請起吧。”

姬小卿站起來,一臉激動,急聲問:“嬤嬤,你是不是哪裡弄錯了?我怎麼會留下來?”她懷疑人生了,從現代穿越過來時,都冇這麼懷疑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