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個公眾人物肯定忙得很,要不你把你和姐名下的那套彆墅給我,我一定會把你倆的事兒捋的井水不犯河水。”第十三章風口浪尖鬱祈然聽著這幾句恬不知恥的話,怒極反笑:“如果我拒絕呢?”電話那頭“嘖”了一聲:“那也沒關係,隻是我怕到時候有媒體找我,我就不一定管得住我這張嘴……”蕭文浩話還冇說完,鬱祈然已經將電話給掛斷了。梁諾看他臉黑的跟墨似的,又問了句:“是誰?”“一個隻懂得要錢的痞子。”鬱祈然眉梢眼角都帶著輕蔑。他緊攥著手機,愈覺的蕭文浩有些奇怪。說到薑之梨出事,他語氣明顯興奮了許多。鬱祈然眸色一暗,難道薑之梨與家人的關係已經涼薄到這種地步了嗎?她出事了,弟弟不僅冇有半點擔憂,還來威脅他要房子。鬱祈然看了眼手背上的針,在梁諾詫異的眼神下伸手將它拔掉。“你這又是要乾嘛?”梁諾被他這短短十幾分鐘的舉動給弄的一頭霧水。“1區冇信號,她接不了電話,我自己過去。”鬱祈然穿上鞋就要往外走。梁諾實在拗不過他,隻好先送他回家換衣服。彆墅。還冇來得及時收拾的客廳一片狼藉,甚至還添了些許荒涼感。鬱祈然心微微一緊,掃了眼那破掉的落地窗後就上了樓。纔開了臥室門,撲麵而來的是一股淡淡的馨香。隱隱作痛的心好像找到了撫慰平靜了些許,鬱祈然卻覺難以抬腿進去。他看著被收拾的整整齊齊的房間,心空落落的一片。他緊繃著臉,邁著沉重的步子走了進去。鬱祈然忍著沉悶感,剛從衣櫃裡拿出衣服,床頭櫃一張被簽字筆壓著的紙讓他眼神一怔。他鳳眸微眯,伸手將它拿了起來。竟然是一張手寫的離婚協議書。而在女方那一邊,已經簽好了“薑之梨”的名字。娟秀的字像是一根根針紮在鬱祈然的心上。他指尖一抖,險些將這薄薄的一張紙揉成一團。薑之梨想和他離婚?鬱祈然抬起頭,眨了眨泛酸的眼睛後將它扔到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