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瞬間騰發而出,他眸光閃爍著肅然的殺氣,一步一步逼近溫暖語,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壓的溫暖語呼吸緊窒。 “打你又如何?那是因為你這個混蛋該打!”溫暖語錚錚傲骨,豈會輕易屈服在他的暴戾之下? 祁墨淵的怒氣瞬間蒸騰到爆發的最後邊緣,他一次又一次縱容這個女人,可她卻依舊不知道收斂,且越發的得寸進尺! 這樣的女人,他豈能容她再放肆! 眸中閃過死亡的可怖訊息,祁墨淵陰戾至極的冷眸驟然緊縮,大手驀地掯住了溫暖語的印滿吻痕的脖子。47強強交手 溫暖語瞳孔緊縮,心中突然窒痛到極致,卻並不是因為頸上的疼痛,而是因為他的無情,他的狠戾,原來,儘管她為他生了一個孩子,獨自一人撫養了四年,他竟然還能對她痛下殺手。 溫暖語!你還在期待什麼?你明知道你們之間,除了比天高,比海闊的深仇大恨之外,便再無其他!你明知道,你於五年後歸來隻是為了複仇,為了取他祁墨淵一條狗命。那麼,此時的生死相向便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你還在奢求什麼? 祁墨淵陰狠的眸子緊緊的鎖著溫暖語似乎是極為受傷的神情,心中突然一陣緊縮,而後是一下一下不可抑製的抽痛。 隻見她寫滿驚訝的美麗眼眸,冇有一絲恐懼和惶然,隻餘滿目的蒼涼,是似絕望,又似受傷。黯然而灰暗,好似她的世界突然陷入無止儘的黑暗與無助之中。 祁墨淵的劇烈顫抖的心,漸漸窒息,痛感隨之越發的劇烈。他就那樣直直看著這個不閃不避,不掙紮,麵色漸漸煞白的女人,大手亦不自覺的失了力道。原來,儘管她惡貫滿盈,他卻在關鍵是時刻,還是不忍殺她! 他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放過這個女人? 因為她畢竟是他孩子的母親!對!一定是這樣!也隻能是這樣! 可卻正是在他心軟的這一刻,溫暖語瞳孔驟然緊縮,寒光乍然散落之間,她瞬間的甩手,三根細長的銀針劃破幾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