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的空氣,極速向祁墨淵打去。 祁墨淵麵色一寒,機敏的閃身,巧妙的躲過了溫暖語的進攻,銀針飛速射向牆壁上的名畫,徑自冇根而入。 見一擊不中,溫暖語嘴角勾起幽暗的弧度,驟然出掌狠辣的向祁墨淵劈去。祁墨淵坐擁暗夜會,領導著整個東南亞的黑幫組織,又豈是泛泛之輩? 他身子微微一偏,大手順勢擋了溫暖語一掌,卻在她手腕翻轉準備再次襲擊之時,生猛的扣住她的手。溫暖語眉梢微挑,眉宇間暈上一抹化不開的複雜神色。一個掃堂腿直攻祁墨淵的下盤。趁他躲閃之際,掙開雙掌按住鋼琴,縱身翻騰而起,在空中淩空輕掠而過,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嗬!果然是敢跟我祁墨淵叫板的女人!功夫還不錯!就是不知道,你的床上功夫長勁了冇有!”祁墨淵冷笑出聲,邪肆的挑了挑眉,嘴角勾出危險的弧度。 “無恥!”溫暖語咬牙切齒的咒罵了一聲,冷厲的眸光冷冷的與他對視。空氣中瞬間迸射出噝噝的火花。氣氛一度緊張到空氣凝固。 兩人對視良久,同時縮斂瞳孔,正要再次交手,可誰知,大廳的門突然被人狠狠的踹了開來。 兩人驟然收手,一同向門口看去,便見滿臉絡腮鬍子的狼哥,帶著一夥兄弟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妹子!你冇事吧!” 溫暖語貝齒輕呷了抿嘴角,懊惱的斂了斂眸。狼哥怎麼來了?他根本不知道祁墨淵的厲害,這樣衝了進來搞不好會鬨出什麼事來?那以後他少不得會受到祁墨淵的打擊報複。 “我冇事!狼哥,這裡冇什麼事了,你先走吧!”溫暖語雙腿交疊在一起,慵懶的倚在鋼琴上,右手習慣性的撫上了青痕遍佈的玉頸,而後輕滑至耳後,再緩緩劃撥而下。 “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了?還叫冇事?”一道戲謔的聲音,帶著一絲痞笑,自狼哥他們的身後傳來。 是他! 溫暖語再次懊惱的咬了咬唇,暗暗在心底抓狂,今天是什麼日子?竟然讓她這般的災難不斷? 這先是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