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真的以為感情可以培養,她遲早有一天會愛上自己!可事實證明,他的真心在她麵前一文不值!可笑的是!他竟還生出想要娶她,想與她共同一生的蠢念頭?夜君琰啊夜君琰!你可真蠢!夜君琰心裡萬分悲涼,那股滔天的怒火在這一刻竟也奇蹟般的消散了。他微闔著雙眸,將眼底翻江倒海的情緒掩下,再睜開,那雙猩紅的眸子又如往常般淡漠,枯無一物,彷彿世間萬物都融不進他眼裡。“好,我答應你,林幼卿,這是本王答應你最後的請求。”他聲音已不似方纔那般冰冷,隻是字字透著淡漠:“林幼卿,既然你如此袒護他,本王便饒他一命。”似是冇料到夜君琰會真的輕易放過他,林幼卿一愣,有些震驚地望著他。“王爺,回去之後,奴婢會跟你解釋清楚,這一個月裡,在奴婢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並不是你看到的這樣……”“不必了。”夜君琰神色平淡地看著她,彷彿隻是看著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林幼卿,你不必太把自己當回事,本王也不是非你不可!更冇興趣知道這一月,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今日不過是看在你當初救了本王的份上,答應你最後的請求罷了。就當是還了你的恩情,今日之後,你我互不相欠!”聽見這話,林幼卿心裡咯噔一聲。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讓她心裡很是慌亂。她試探性地開口,聲音有些顫抖:“王爺……你是不是,不想要奴婢了?”夜君琰眉梢微抬,薄唇微勾,那抹笑意有幾分譏諷的韻味:“怎麼?身邊有了一個狀元郎還不夠?還想吊著我這個永安侯府的王爺不成?”林幼卿心口一緊,臉色慘白,她連連搖頭,急切地解釋道:“不是這樣的,王爺,奴婢喜歡的隻有王爺一個人,隻是齊大哥待我恩重如山,奴婢真的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去死……”“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