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老師掛斷了電話,她將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正在通話:“鐘老師?是信號不好嗎?”此時從電話的另一頭傳出一陣急促的喘息聲:“我已經訂好了飛機票,剛剛把東西收拾完,三個小時後到你那邊!今天我務必要和他見麵。”

嗡~白珊珊愣了數秒。

電話那頭再次響起興奮的聲音。

“珊珊?怎麼回事,聽到了嗎?這小子是個人才啊!他的這套設計方案,遠遠超越燈塔國F22戰鬥機!理論完全可行!”這竟然是真的!白珊珊突然覺得心跳加速,嘴唇發乾:“鐘老師!林雲被開除了。

什麼!”對麵傳來一陣咆哮的聲音。

鐘國強震驚了。

如此天才,國科大校長腦子被驢踢了嗎?這不是腦癱嗎?白珊珊恢複冷靜,繼續道:“不過您彆擔心,我馬上聯絡林雲的導員,讓他再把林雲找回來。”

鐘國強:“好!我已經在趕路了,三個小時後見。

記住!這件事情在我到達之前一定要保密,你找導員,就說想跟他探討一下設計圖裡的問題。”

白珊珊重重點頭:“嗯嗯!”鐘國強撂下電話,讓司機開車,直奔機場。

“鐘老,您喝完茶休息休息,我開穩一點。”

鐘國強的司機笑嗬嗬地把茶水杯遞了過來。

平時鐘國強趕飛機的時候,都會不緊不慢地喝杯茶。

然後囑咐司機開穩一點。

慢不要緊,安全第一。

但是今天卻不一樣。

鐘國強眉頭緊皺:“能有多快給我開多快!不要以為我是一朵嬌花就憐惜我!你不是退役賽車手嗎?彆爆缸就行。”

司機一聽,哎呦我去,憋了這麼多年的洪荒之力終於可以釋放了!立刻繫上安全帶,放下手刹。

油門用力一轟,以每小時兩百二十邁的速度直奔機場!“轟!~”一路上全都是油門轟爆的嘶吼聲。

原本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不到十分鐘到了。

鐘國強的腦子都快晃成漿糊。

下車時踉踉蹌蹌,差點兒冇摔倒。

一路扶著欄杆走進了機場大廳。

司機望著鐘國強的背影,不由得豎起大拇哥。

“老當益壯啊!”......另一邊,白珊珊立刻給王老師打來電話。

王老師正在和於秀妮吃飯。

“王老師,今天多虧您啦,嘻嘻。

林雲被開除,黨員的名額就空出來一個。”

於秀妮邊說,邊給王老師把酒滿上。

隨即坐在了王老師的大腿上。

“王老師,我敬您一個。”

王老師笑開了花:“哎呀,還是你會來事兒。

這個名額憑什麼給林雲呢?他配嗎?不就是死了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