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豔娘已經跑回了芙蓉園,告訴了正在喂江念心吃東西的柳小娘她看見的一切。

“小娘,您可不能縱容這樣的女人。她今日敢這般明目張膽的搶你男人,明日還不知會做些什麼呢!”

柳小娘正在算賬,聽見豔娘說的話,氣的直接把碗給摔掉了,碗裡的燕窩濺的到處都是,江念心又被嚇了一跳。

江念心正欲抱怨幾句,柳小娘先是怒罵起來:

“真是個賤人,你快與我細細說清楚!”

豔娘見到柳小娘生氣,於是添油加醋的說:

“小娘,端敏郡主使手段故意勾引國公爺,她假裝摔倒,就摔進了老爺的懷裡不說,還敢嘲諷你呢。

奴婢聽得清楚,她跟國公爺說,府中的妾室都年老色衰了。”

一聽到老,柳小娘頓時火冒三丈:

“真是個狐狸精!也不看看是誰的男人,就發著騷來勾引!他們現在在何處?你快些帶我過去,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人物!”

豔娘帶著柳小娘氣沖沖的來到花園。

柳小娘卻冇看見江文修,隻看見江綰一和一位女子正坐在亭子裡喝茶,有說有笑的。

兩個都是她柳小孃的敵人,柳小娘也猜到另一個就是那個狐狸精郡主。

她衝上去,看清端敏郡主的長相,心裡說,還真是個狐媚子,不知道這張臉勾引了多少男人。

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端敏郡主,端敏郡主察覺到了她的惡意,也不懷好意的看著她。

隨後柳小娘又剜了江綰一一眼,心裡想著絕對是江綰一這個賤蹄子在搞事情。

柳小娘麵色不善的上下打量端敏郡主,忍不住開口陰陽:

“喲,這不是和靜王家那位一直嫁不出去的端敏郡主嗎,怎麼今日大駕國公府?我這個掌家的倒是失了禮數。”

端敏郡主不悅地詢問江綰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