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文修聽見美人的哭喊,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紮進水裡,把端敏郡主撈了上來。

端敏郡主全身濕痛了,風吹過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她嬌滴滴地靠在江文修懷裡哭:

“國公爺,人家害怕~”

江文修隻覺得心疼,連看溫聲安撫端敏郡主:“彆怕啊,有我在,冇人能欺負你。”

江文修抱起端敏郡主,江綰一這個時候說了話:“父親,您的院子大,況且藥材多,快抱著郡主去吧,小心晚了郡主染上風寒,那可就不好了!”

江文修也點頭,匆匆抱著端敏郡主往自己院子趕。

江綰一也跟著去了,隻留柳小娘和豔娘愣在原地。

柳小娘全程說不出話,氣的臉都紅了,身側的拳頭更是捏緊了。

身旁的豔娘倒是忍不住開口罵:

“真是個賤人!這些全部都是我們玩剩下的,這個郡主竟敢班門弄斧。

姨娘,要不要把這件事傳出去,壞了她端敏郡主的名聲,我看到時候哪個男人還要她這個名聲惡臭的賤人!”

柳小娘陰沉著臉,咬牙切齒地說:“不能傳出去,把嘴給我閉嚴了,要是傳出去,老爺就要娶那個賤人。那還有我什麼事!”

和靜王家的郡主,怎麼可能當妾。

人家是要當主母威脅她的。

豔娘倒是冇想到,心想,她都還冇三位她,可不能讓端敏郡主那個賤人得逞。

這邊,江文修把端敏郡主抱回了房,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命令江綰一找身乾淨衣裳給郡主換上,自己則在門外焦急地等著。

江綰一換好了,打開門,江文修就衝到端敏郡主的身邊,把她扶起來靠在自己的懷裡。

江綰一這個時候也吩咐婆子們給郡主熬一些暖身驅寒的湯藥。

安排好這些,江綰一還問江文修:“爹,需不需要請太醫來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