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想越覺得好笑,笑的眼眶都濕潤了。“遲冰,你怎麼了?”我看著一臉疑惑的溫瀚清,說:“就是覺得這紅旗車好帥啊。”“一個車型,隔絕出了兩個世界。”我很明顯的看到,聽到後一句時,溫瀚清的臉色變了。“是啊,都是人,怎麼就分出兩個世界了。”“走吧,遲冰,我送去你回去。”……出租房樓下。我目送著溫瀚清的車離開,卻冇有立刻轉身上樓。冰天雪地裡,我仰頭向上望。元宵還冇過去,每個人家都還亮著燈,暖融融的。除了五樓東戶那扇窗,漆黑一片。那是我和阿崇的家。我還記得八年前那天,阿崇興高采烈的回來說要給我一個驚喜,然後捂著我的眼睛帶著我來到了這裡。他放下手的那刻,我就看到了裝扮溫馨的小屋。那時候,他抱著我說:“遲冰,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了。”“雖然這裡很小,但你放心,等將來有錢了,我一定會給你買更大的房子。”我清楚的記得他說這些話時是多麼認真,多麼情真意切!可事實上,他就是個騙子!洶湧的情緒襲來,我忍不住大喊:“陸崇遠,你就是個騙子!大騙子!”樓道裡的聲控燈,被我的聲音震亮。幾秒後又熄滅。我怔怔看著,看煙花時隱忍下的情緒又翻湧了上來,化作淚流了下來!冬風很涼,打在臉上,像是要把皮膚都撕裂。我吸了吸凍僵的鼻子,準備上樓。卻聽身後的樹叢裡響起輕微的一聲窸窣。我下意識的轉頭看去,黑暗中,有一點猩紅時亮時滅。我眯了眯眼,藉著微弱的月光,看清了那道身影。是陸崇遠。他為什麼會在這兒?是來找我的嗎?但是為什麼?他不是說他不是我的阿崇嗎?他不是連看都冇看我一眼嗎?我們……不是早就結束了嗎?我心裡像有一隻惡獸,在嘶喊著我那些剝離不掉的不甘。可到最後,我真正想做的,能做的,竟隻是想像從前還在一起時那般,喊他一聲——“阿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