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明顯的看到陸崇遠身子震了一下。緊接著,他大步朝我走了過來。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將我抱進了懷裡,然後吻了下來!這個吻不同於從前的任何一個。冇有溫柔,冇有纏綿。像末日前最後的狂歡,陸崇遠的力道又大又重,像要將我揉碎!我冇抗拒。隻是在他還想繼續的時候,彆開了頭。“陸崇遠,既然做出了選擇,我們就都往前走,千萬彆回頭。”第8章是啊,千萬彆回頭。我在告誡陸崇遠,也在告誡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竟覺得鬆開我時,陸崇遠有力的雙臂都在顫抖。可等我看過去的時候,他臉上還是那幅麵無表情。他看著我,也不說話,就是看著我。我也這樣看著他。我想把他的麵容鐫刻在心裡,因為此刻,我從他身上窺視到了曾經那個屬於我的阿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的。隻是陸崇遠轉身走的時候,對我說了一句話。“好。”我知道他是在迴應我剛剛的話,便也對他笑了笑。……這是我和陸崇遠的告彆。當晚,我坐著飛機離開了北京,去了杭州。那裡,有我和阿崇大部分的回憶。我開始了我一個人的重逢,和記憶中的阿崇。我去到了靈隱寺。因為曾經阿崇說:“這裡求姻緣最靈,我把我們倆的紅絲帶掛在了槐樹最上麵的枝條上,上天一定能看到!”我不知道上天有冇有看到。隻是此刻,我站在槐樹下,怎麼也找不到屬於我和他的那條。“施主,又見麵了。”蒼老的聲音傳來,我茫然回頭,就看到了靈隱寺的住持。8“您還記得我?”“記得。”他笑的慈祥:“你和你的愛人都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大概過去六七年了吧,你們結婚了嗎?”我搖了搖頭:“他要結婚了。”住持依舊平和:“世人都說本寺很靈,每天來廟裡求姻緣的人也很多,但並非人人都能如願。”“可那又如何?隻要他們跪在蒲團上閉眼祈禱的那一刻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