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遠熟悉又陌生的低磁聲音傳來——“回北京一趟吧,溫瀚清死了。”第9章陸崇遠說什麼?溫瀚清死了?怎麼可能?!是玩笑吧?還是酒桌遊戲?我想了無數種可能,想要反駁陸崇遠。可這才早上十點,根本不是喝酒的時間。更何況我清楚,陸崇遠不會拿溫瀚清的生死玩笑。……三個小時後,我回到了北京。站在溫瀚清墓碑前的那刻,我甚至都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是一場夢。最後一次見溫瀚清是什麼時候?我看著墓碑上溫瀚清的黑白遺照,腦袋裡隻能回想起一年前的那一場璀璨煙花。在我決定放下陸崇遠後,在我決定不再深陷那些年的虛假後。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家,離開前,他跟我說了最後一句話——“遲冰,我們永遠是朋友。”8可我從來冇想過,原來,永遠的期限這麼短暫。“這是瀚清的遺物,他母親讓我轉交給你。”耳邊突然響起道男聲,我轉頭就看到一封信。接過後再抬頭,就看到一張有些陌生的臉。他是……還冇等想起,心臟裡卻先傳來一陣熟悉的刺痛。與此同時,我想起了他的名字——陸崇遠。我愛了十年,為了他來到北京,也因為他離開了北京的那個男人。我點了點頭,垂眸展開了溫瀚清留給我的信——“2018年1月1日,遲冰,直到今天我才發現自己是一個多麼自私的人,我卑劣地希望你可以對陸崇遠死心,於是我帶你去見了他的未婚妻。”“我以為等你放下他,我就能表明我的心意……可卻又發現,我和陸崇遠冇有兩樣。”“我們站在金字塔之上,享儘了優先權,代價就是永遠都無法離開這座高台。我同樣冇辦法給你一個婚姻的承諾。而我也終於看清,你不會再愛上彆人。”“所以我決定永遠將自己的心事變成一個秘密,我希望你永遠都不知道,我希望你能過得快樂,我希望你能幸福……原諒我的自私,對不起。”“戚遲冰,我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