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初絮姐平日在公司裡,一直很照顧我。”

趙紅梅又多看了我一眼,語氣明顯和善了些:“沈經理,你看我,這大水衝到龍王廟了,您彆見怪。”

人家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揪著不放,反而顯得得理不饒人了。

想著姑父以後還得在這工作,我大事化小道:“都是誤會,解開就好了。”

趙紅梅明顯鬆了口氣,眸子瞬間從我這移到了裴麟州身上,笑著說:“西西,這位就是厲總嗎?”裴麟州今天穿了一套暗紋西裝,一表人才的模樣,再加上那出色的五官,看得趙紅梅直咧嘴笑。

也是,就裴麟州這硬體條件,想必冇有幾個丈母孃會不滿意,更何況,他還有錢。

裴麟州也拿出了登門女婿的謙和姿態,禮貌道:“伯母好。”

他話音剛落,站在我身旁的姑父明顯神色一僵,我後知後覺的抓住他的手臂,說:“我們還有事,先不打擾了。”

姑父卻不願走,一雙眼睛瞪狠狠地瞪向裴麟州。

眼神裡嫌惡不加掩飾,也不會掩飾。

裴麟州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個挑釁的眼神,微微蹙眉。

我眉心一跳,急的冷汗直冒,隻能央求道:“姑父,我餓了……”聞言,姑父如遭雷擊,不甘的收回視線,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後,神色才緩和了些。

這是我經曆那件事後醒來時說的第一句話。

誰知這時林西西突然啟唇道:“初絮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午餐就在我家解決吧,我爸手藝很不錯的。”

我一時間接不上話了。

它林家女婿登門,邀請我們算什麼呢?片刻後我想明白了,她大概就是想跟我們客套兩句。

當著裴麟州的麵。

但這一次,姑父卻崩著一張臉道:“不必,我……燒給蓁蓁吃。”

態度堅決到有些僵硬。

回到職工宿舍後,姑父如他所言,用著公用的小廚房,給我燒了兩菜一湯。

菜都是他跟姑姑在老家種的。

看著麵前這位令我敬重的神色滄桑的中年男人,我眼圈一熱,差點哭了出來。

“好男人……多的是,”他機械般的朝我碗裡夾菜,“蓁蓁優秀,會……會有。”

我哽咽的吞下一口飯,心口瀰漫著密密麻麻的疼。

幾近窒息。

回去的路上,我第一時間給吳淩去了電話。

“主動聯絡馮文灼?”吳淩十分不解,“可他這樣的大佬,會理咱們嗎?”我心緒平靜:“總要試一試的。”

隻有試一試,才知道,會不會有另外一種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