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西西窺了一眼我手上的相機包,問:“學姐也喜歡攝影?”我溫聲道:“隨便看看。

那巧了,”林西西遞給裴麟州一個眼神,又看向我,說:“我還擔心自己挑不好呢,學...《桑初絮裴麟州後續》免費試讀我所在的商場距離工作室四站路。

若不是午休前聽到林西西在電話裡說要約飯,我都懷疑她跟裴麟州在我身上裝了監控。

但既碰上了,我隻能上前打招呼。

林西西窺了一眼我手上的相機包,問:“學姐也喜歡攝影?”我溫聲道:“隨便看看。”

“那巧了,”林西西遞給裴麟州一個眼神,又看向我,說:“我還擔心自己挑不好呢,學姐能幫我看看嗎?”這個品牌的相機價格五位數起,和林西西兩個月的工資差不多,她能說的如此隨意,想必是裴麟州買單。

“抱歉,我還冇吃飯,”我拒絕林西西的提議,說:“你可以請教櫃姐,更專業。”

林西西的笑僵在嘴角,但很快又體貼道:“是我考慮不裴了。”

我笑了笑,抬腳冇入人流。

禮物我是買了,但怎麼送,還是個問題。

總不能一聲不吭的出現在人家的生日會上。

雖然這種蠢事,我也乾過。

在裴麟州主動跟我牽手的第一個生日時。

他當著眾人的麵,含蓄的讓我先回。

不是什麼愉快的記憶。

微信提示音將我的思緒拉回。

我點開一看,竟是嚴冬發來的邀請。

“明晚有空嗎?”我其實不大想參加生日會,但回禮的話,本人不出現又很不禮貌,於是我詢問道:“都有哪些人?”“三四個朋友,你都認識。”

他冇提慶生的事,估計是不想我破費。

我頓了片刻,說:“地址發我。”

巧的是,嚴冬竟發來了上次沈華蘭邀請我去的食味居。

坦白來講,廚師的手藝還是不錯的。

我隱約有些期待。

轉眼就到了第二日。

忙完手上的工作後,我開始整理桌麵。

王嘉見狀調侃道:“初絮姐,彆急,你人不到,冬哥是不敢吹蠟燭的。”

我剛想說要趕地鐵,林西西辦公室的門忽然開了,她好奇的看著我,問:“學姐今晚有約啦?”我應了一聲,又聽到王嘉說:“走吧初絮姐,冬哥交代了,要我務必安全準確無誤的將你送到食味居。”

這個技術宅男居然還有貧嘴的時候。

車子一路疾馳,終於在七點半抵達包間。

室內人不多,除嚴冬外,還有我們同班的女同學方欣桐和另外一個眼熟的男生。

都是同齡人。

見到我跟王嘉,嚴冬立馬迎了上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