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吧,我讓廚房起菜。”

王嘉一臉打趣道:“彆急啊冬哥,我們初絮姐可是帶著禮物過來的,揣一路了。”

嚴冬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視線裡藏著的欣喜不言而喻:“是嗎?太破費了。”

“冬哥,說話時能不能管理好表情?”嚴冬瞪了王嘉一眼,看著我,說:“先落座吧。”

我遞上禮物:“班委,生日快樂。”

嚴冬正在抽木椅,聞言轉身,目光落在我手中的相機包上,臉上的愉悅忽然有了一絲裂縫。

好像有些不高興了。

一旁的男生乍然道:“萊卡相機啊,這算是送到我們冬哥心坎上了。”

他話音剛落,包間的門莫名其妙的開了。

我們的視線在這一瞬集中到門口,裴麟州高挑的身影隨即映入我眼簾。

他視線一凝,焦點落在了嚴冬手上的相機包上,瞳孔微顫。

然後,林西西的小臉兒,就從他的身後探了出來。

“我就說聽到學姐聲音了,”林西西挽著裴麟州的胳膊,驕傲道:“還真是。”

裴麟州和林西西定的包間就在隔壁。

巧的跟計劃好的一樣。

“這就是緣分,”嚴冬一貫的好脾氣,溫聲道:“麟州,不介意的話,一起喝一杯?”裴麟州聲音淡淡:“合適嗎?”聽不出情緒。

嚴冬半開玩笑道:“裴大總裁故意寒磣我?”說完便招呼兩人落座。

主座。

一旁的林西西剛坐下,杏眸忽然落在嚴冬座位上相機包上,吃驚道:“呀,學姐先前千挑萬選的相機包,原來是送給嚴先生的呀。”

嚴冬神色一頓:“千挑萬選?”林西西天生的自來熟,聲音又甜又軟:“對呀,大中午的,學姐特意跑去商場,聽櫃姐說,選了很久呢。”

嚴冬聽完後看了我一眼,眸中星光點點。

看得我挺不好意思的。

畢竟是回禮嘛,太貴或者太便宜都不合適,我可不就得仔細挑選。

這會兒被林西西這麼一渲染,鬨得好像我煞費苦心似的。

我略感不快,心裡琢磨著能早點吃完早點散場。

就在這時,王嘉的提醒聲傳了過來:“初絮姐,你的位置在那。”

他說完指了指嚴冬左側的位置。

態度挺誠懇的。

他是嚴冬初中同學,並不知道我跟裴麟州的那點過往。

這不,經他這麼一提醒,所有人的目光跟商量好似的集中到了我身上。

八人座的包間,其實還剩下兩個空位,但我若執意不過去,多少有點兒下嚴冬麵子。

我冇矯情,默默地坐了過去。

隱約間,我察覺到一束目光若有似無的瞄過來,迎上去時,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