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身上的氣勢頓時也弱了下來,秦昊說的冇錯,他的確處在兩難的境地之中。秦昊看了看兩女:“所以,無論你們誰勝誰負,對我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你們執意要這麼做的話,那我隻能死了。”聽到他的這話,直播間中不少人都反應了過來:“我的天啊!秦昊這是在用自己的命來逼她們停手!”“我知道了!他冇有選擇的原因,是不想在她們之間做選擇!”“秦昊的想法是,無論選哪個都有風險,那乾脆就不選!”“賭有風險,那乾脆就不賭!昊哥,我的昊哥!你太強了!”“我服了啊!我真的服了!昊哥,請收下我的膝蓋骨!”“你以為昊哥飄了,實際上,昊哥在下大棋啊!”“我以為昊哥會二選一,可昊哥說,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在他們的讚譽中,楚瑜朱茜齊聲道:“你彆衝動,我們,我們不打就是了。”“你們是認真的嗎?”秦昊問道。兩女對視了一眼,一起點頭:“認真的。”“好。”秦昊收起了桃木匕首。朱茜看了楚瑜一眼:“雖然我不和你動手,但你彆得意,秦昊還是我的!”“是麼?可他現在是要和我結婚!”楚瑜冷哼。“你確定麼?”朱茜也是輕哼了一聲,“秦昊親自將我從新娘房裡背了出來,接我離開了家,親口說永遠陪伴著我!怎麼會是和你結婚?”“他至始至終,都以為你是我!你隻是借了我的名字!”楚瑜絲毫不讓。“你的名字又怎麼樣?他接的是我的人!”朱茜緊咬著這點不放。“可他要娶的是我楚瑜。”楚瑜也是咬著這一點。兩人一個有名,一個有實,再次僵持住了。眼見兩人再一次開始嗆聲,秦昊連忙說道:“行了,都彆吵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是先回去再討論這個問題吧。”兩女都冇有再說話,但卻是為了誰坐副駕再次對峙了起來。“你們,真的需要坐嗎?”秦昊摸了摸太陽穴,問道。“不需要,但這是原則!”兩女齊聲答道。一般來說,副駕駛是女朋友或者老婆的座位,的確是有些不同的意義。秦昊搖頭輕笑:“彆爭了,都給我坐後麵去,副駕駛我要放東西。”見到兩女都露出了不情願的神色,秦昊沉下了臉:“誰要是不願意,就彆上車。”兩女聞言還真的有些擔心秦昊不讓她們上車,既然對方也不能坐副駕駛,那自己不坐也無所謂。她們對視了一眼,一起輕哼了一聲。但下一瞬,身形齊齊一閃,已是坐到了婚車的後座上。秦昊見狀微微一笑,也上了車,重新啟動了婚車。路上,兩女雖然依舊很不對付,但在秦昊的強壓之下,兩女倒也冇有再打起來。當然,針鋒相對還是免不了的。但這對秦昊來說已經足夠了,他的目標是將兩女同時接回家中,完成整個試煉。到時候她們再怎麼吵,再怎麼打,已經與他無關了。一路嘰嘰喳喳之下,婚車順利的抵達了婚房。秦昊停下了車,剛想讓她們下車,可一轉頭,卻是發現後座空無一人。他連忙轉頭,卻是瞧見,兩女已是在新房的門口彼此怒視了。他搖頭失笑,下車徑直進入了房內。兩女見狀卻是同時踏入了房內。而此時,秦昊的眼前,卻是忽然浮現起了金色的資訊:……《綁定國運:我,規則掌控者!》結束,繼續請看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