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她媽媽留給她唯一的物件,對她來說堪比珍寶。 明明昨天都還在的,怎麼今天就不在了。 沈汐腦子裡將白天自己走過的地方像放影片一樣來回翻了個遍。 她想著會不會是掉在了後山的草坪上。 “沈汐姐,我能約你一起吃頓飯嗎?”方阮征求她的同意。 沈汐說:“飯下次吧,我手鍊掉了,我得去白天拍攝的地方看一下,那條手鍊對我來說很重要。” “那我陪你一起去找,後山草坪那黑咕隆咚的。”方阮主動請求和她一起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冇多遠。”沈汐拒絕了她的好意,隻身前往後山草坪。 通往後山的路上,沈汐仔細看著道路兩邊,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柏油路上還散著白天的熱氣,沈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層密汗鋪在她的額頭上。 白天的草坪那邊冇有路燈,沈汐打開手機裡的手電筒,藉著手電筒的微光碎步前行。 她順著草坪探步而行,生怕自己錯過了那條極為寶貴的手鍊。 她來到白天待過帳篷前,又圍著帳篷繞了一圈。 她終於在帳篷前找到了媽媽留給她的手鍊。 失而複得,沈汐沉浸在喜悅中。 “顧黎哥,你確定這個地方不會有人來。” 女人嬌嗲的聲音在黑夜裡分外勾人。 沈汐順著聲音聽去,是顧黎白天待的那個帳篷。 沈汐看著晃動的帳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來之前怎麼說的,不是說想體驗一下戶外。” “你現在怕了,何夢。” “而且,這黑燈瞎火的,誰會吃飽撐的往後山這邊跑。” 這個瓜真的不是一般大,作為一線吃瓜群眾,沈汐捂住張大的嘴。 她知道娛樂圈的渾水很深,但被自己親眼目睹,還是很震驚。 隨即,帳篷晃的幅度比之前更為大一些,沈汐輕t26觸著草坪,倒退而行。 突然,她身體被一尊結實的**震了一下,沈汐嚇得回頭一看。 又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