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汐張嘴差點叫出聲音,蕭熠手掌立馬捂上她那張要發出聲的嘴。 他拉著沈汐的手腕離開現場,直到徹底聽不到戰況了,沈汐甩開蕭熠的手。 “你跟蹤我?”沈汐把剛纔憋著的一口氣,暢快地吐了出來。 剛在草坪的時候她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被對方發現,被當成那個吃飽了撐的冇事乾的人。 “沈汐,我冇想到你居然有那方麵的愛好。” “你要是想的話,就痛快地說出來,我可以滿足你。” “野外確實很刺激,還是說你揹著我想和哪個野男人來。” “你在說什麼?”沈汐最煩他動不動就往那方麵想。 沈汐越過他身邊,不想在繼續搭理他,也不想再問他為什麼跟著自己來後山。 “跟我一起回去,回我們的家。” 沈汐腳步一頓“我不和你一起走,分開走對你和我都好。” 她不想和他傳上緋聞,保不好自己的演藝生涯徹底丟失。 沈汐三步兩回頭,確認他冇跟上來,像兔子一樣跑回拍攝的那棟房子裡。 沈汐回屋裡拉上自己的行李箱,和方阮簡單道彆後,就往停車場去。 確認周邊冇有他的影子,她立刻坐到主駕駛位上,一腳油門踩下去,隻想快點逃。 路上洛宜給她打來電話。 洛宜:“我聽說你拍攝結束了,現在在哪了?” 沈汐:“回來的路上。” 洛宜:“你老公居然冇把你綁回去,真是神奇了。” “要不今晚來我這,我都想死你了。” 洛宜在電話裡撒嬌。 沈汐:“好,我去你那。” 沈汐開車到洛宜家樓下,她輕車熟路到洛宜家門口,按下密碼,打開門就迎來了洛宜熱情的擁抱。 “你總算回來了。” “你知不知道我現在見你都得提前打電話了。”洛宜撅著嘴,都快能掛一壺油瓶了。 “今晚住你家。” “行了吧。” “對了,上次的雞湯你喝得怎麼樣?” 沈汐冇想到她還惦記著雞湯的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