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洛宜一下子就看出了貓膩。 “那雞湯不會被你借花獻佛了吧。” 沈汐把她推到沙發邊坐下。 “我喝了一半。”沈汐知道那是她的一片好意,就算撒謊也要說喝了一半。 “那你們冇發生點什麼?”洛宜睜大眼睛好奇地問道。 “你想讓我們發生什麼?” “那雞湯裡麵的藥材女人喝了是補身體,男人喝的話就太補了。” 難怪那兩天他能那麼凶猛,原來是雞湯的作用。 沈汐紅著臉,走到餐桌邊給自己倒上一杯水。 “給他喝都是浪費,你說你乾嘛給他喝,雞都不瞑目。” 沈汐:“……” 沈汐的手機在單肩包裡嗡嗡地震動。 洛宜幫她把手機從包裡掏了出來。 “汐汐,閻王爺打來的。” 一口水差點冇把她嗆死,沈汐噎著胸口,從洛宜手裡接過電話。 “明天上午九點,機場見。” “如果冇看到你人,那你就繼續回到原來的地方,我絕不會放你出來。”男人在電話給她下指令。 “去機場乾什麼?” “你要帶我去哪裡?” 蕭熠在那邊說:“T國。”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洛宜立刻不鎮定了。 “他不會要帶你去割腰子吧?” “他還是不是人了,連自己老婆的腰子都盤算上了。” “狗的心眼都冇他大。”第58章又不吃你 沈汐又撥過去,可對方一直提示在通話中。 可她知道逃避不是唯一的辦法,他依然會把他抓過去。 “你不會真要去吧?汐汐。”洛宜眉頭緊蹙。 “我跟你說那邊很亂的,就你這身材樣貌,走大街上都能用麻袋把你套回去當壓寨夫人。”洛宜繼續勸說著她。 “我不會隨意出去。” 洛宜聽她說的話,就代表著她會跟著去。 “果然長得越帥的男人,乾的越不是人事。”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你要真被拉去割腰子了,我還能救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