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動情處,洛宜都快把自己感動了。 “我一個人去。” “說不定冇有那麼一回事。” 也許是把自己叫過去當床伴。 就在要熄燈睡覺的時候,蕭熠給她發來一條訊息。 【該準備好的東西我都替你準備好了,早上九點我必須要見到你人。】 簡簡單單的簡訊,卻處處透著威脅的語氣。 沈汐關上手機,和洛宜背對著背就睡了。 夢裡她看見兩個壯漢抬著她的手腳往藍色的手術檯上,按壓著她的胳膊和腿,一名身穿藍色手術服的醫生穿戴嚴實,站在她麵前,露著陰森又恐怖的笑容。 沈汐從睡夢中驚醒,從被窩裡坐起,身上冒著冷汗。 洛宜跟著被驚醒,打開旁邊的檯燈,看著沈汐亂蓬著頭髮呆坐在淩亂的被窩裡。 沈汐喘著粗氣,雙目無神地看著洛宜。 “汐汐,你是不是做噩夢了?”洛宜拉過她的手,惺忪的睡眼裡帶著夾帶著擔憂。 “繼續睡吧,對不起把你吵醒了。”沈汐有些不大好意思說出口。 沈汐重新睡回被窩裡,隻不過剩下的後半夜她基本是睜眼到天明的。 路燈悉數熄滅,馬路邊的汽車聲漸漸多了起來,這預示著自己該趕去機場了。 “你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無論多晚我都會趕去救你的。” 沈汐故作輕鬆“等我給你拍照片,下次我們再一起去。” 洛宜撅嘴道“就你那老公拿鐵鏈拴在身邊,你能上哪溜達去。” 沈汐和洛宜道彆後,下樓攔了一輛出租車趕去機場。 早晨**點的朝陽給東邊的天空鋪上一層富有生命力的紅色。 機場門口來來回回已經有很多車輛停在了道路邊上。 沈汐從出租車上下來,留戀地看了一眼東邊的太陽。 她挎著白色的帆布包,一身藍色的碎花裙穿著小白鞋,麻花辮側在另一邊。 她就像那輪朝陽明媚動人,清爽又不粘膩。 沈汐在人群裡找他的身影,男人西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