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吳淩馬不停蹄地趕到了榮域總裁辦時,卻從秘書口中得知裴麟州不久前離開辦公室的訊息。

下命令讓我們過來的是他,但我們人到了,裴麟州卻避而不見,答案可想而知。

...《桑初絮裴麟州完整番外》免費試讀我跟吳淩馬不停蹄地趕到了榮域總裁辦時,卻從秘書口中得知裴麟州不久前離開辦公室的訊息。

下命令讓我們過來的是他,但我們人到了,裴麟州卻避而不見,答案可想而知。

我冇在意,吳淩卻氣得夠嗆:“堂堂一個榮域總裁,為了個林西西,至於嗎。”

怎麼不至於,這麼多年,我也冇見過裴麟州這麼寵著誰。

而現在我們要著急的,是如何應對建議書帶來的麻煩。

裴麟州可冇林西西那麼好搪塞。

吳淩聞言馬上冷靜下來,瞥了一眼接待室外的女秘書,說:“看我的。”

五分鐘後,她順利地從秘書口中套出了裴麟州和林西西的去處──公司餐廳。

估計兩人還冇吃飯。

吳淩提議主動出擊。

“態度放誠懇些,臉皮放厚些,”吳淩提醒我,“實在不行,我們也學學林西西,演一演苦肉計。”

我頓時哭笑不得。

你願意演,但也得看裴麟州願不願意看啊。

餐廳處,我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裴麟州和林西西。

兩人麵對麵坐著,裴麟州背對著我們,腰板挺直,看不到麵上的情緒,而林西西眼圈泛紅,小臉兒上的妝略有些花,怎麼看,都像是受極了委屈的模樣。

彆說裴麟州了,我看了都不免有些動容。

就在我跟吳淩準備上前時,隻見林西西忽然夾起餐盤裡一塊冬筍,遞到了裴麟州的嘴邊。

“學長聽我嘮叨了那麼多,一定覺得很無趣吧,”小甜嗓音嬌軟可愛,“來,獎勵一塊冬筍。”

林西西說這話時眉眼彎彎,配上那張有些哭花了的小臉蛋,頗有一副勉強打起精神的可憐感。

受了委屈卻佯裝堅強,誰看了不心疼呢。

我本以為裴麟州會毫不猶豫地吃下嘴邊的冬筍,但下一秒,卻見男人招呼後廚,給林西西添湯。

也是,到底是公共場合,裴麟州可以不顧及自己的名聲,總得替小姑娘著想。

正當我跟吳淩窺探劇情發展時,林西西卻瞧見了我們。

她滿臉迷惑道:“初絮姐,吳總,你們怎麼在這兒?”林西西的聲音喚來了裴麟州的視線,男人默默地側過身,烏沉的眸子靜靜地看過來,隨即皺起了眉。

顯然不大待見我們兩個不速之客。

“厲總,林經理,”吳淩麵上堆著笑,“聽說兩位還在用餐,這不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