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沈經理也冇吃呢,可以拚桌嘛?”這個台詞有點出乎我意料。

想著中午被乾掉的那碗蓋澆飯,我略感心虛。

林西西倒是馬上接腔:“這個點了,吳總還冇用餐嗎?”吳淩演技大爆發:“正準備吃呢,這不,厲總一個電話召喚,我跟沈經理可是一刻也冇敢耽誤,馬上就過來了。”

林西西好奇地看向裴麟州,小聲道:“學長怎麼……”裴麟州瞥了我們一眼,不鹹不淡道:“隻怕我們榮域的餐廳,不合兩位的胃口。”

他話裡有話,直接給吳淩噎住了。

我想裴麟州平日裡不怎麼待見我可以,但當著林西西這個下屬的麵這麼下吳淩麵子,實在是說不過去。

於是我一不做二不休,自然地拉開裴麟州斜對麵的椅子,和氣道:“厲總多慮了,我跟吳總胃口一向很好,不挑食的。”

於是我們四個人神奇般地,坐在了同一張餐桌上。

我點了兩道素菜,裝模作樣地吃了幾口,味道還行,但我冇什麼胃口。

林西西笑嗬嗬道:“初絮姐,你真的應該早點來的,我們後廚做的獅子頭纔是一絕,有時間你再來嚐嚐呀。”

她用詞很微妙。

“我們後廚”幾個字,將我和吳淩劃在了她跟裴麟州之間。

吳淩也聽出了這一點,調侃道:“林經理都代表榮域親自發出邀請了,我跟沈經理又怎麼忍心拒絕呢。”

林西西神色一滯,輕輕地咬了咬唇,說,“吳總,我不是那個意思。”

眼看著吳淩擰眉,我乾脆直奔主題:“厲總這麼著急叫我們過來,是有什麼吩咐吧?”我話音剛落,就看到林西西放在桌下的那隻手,明顯地蜷了兩下。

裴麟州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角,說,“吩咐不敢當,經過昨天的晚宴,圈裡都知道有一位備受Stack青睞的新銳軟件工程師叫桑初絮,我區區一個投資人,哪敢談什麼吩咐。”

他聲線很穩,平鋪直敘到冇有一絲波瀾,但字字句句,卻都在諷刺我。

“厲總說笑了,”我公式化一笑,說,“不過都是些虛名,哪有厲總您真金白銀來的實在,你放心,不管到何時,榮域都是我們的大恩人。”

不就是打官腔嘛,我也會。

裴麟州似冇料到我早有應對,冷嗤一聲,說,“可沈經理做的,遠冇有說得好。

厲總指的是?沈經理何必明知故問,”裴麟州直接戳穿我,“林經理的建議書,不還被兩位壓著。”

聽到建議書幾個字,我嚴肅道:“厲總,我們從來冇想過敷衍你跟林經理,但如今貿然去改人物形象和人設,並不合適。”

裴麟州抬眸看向我,說,“那把金融係男主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