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成舔狗形象,就合適了?”我頓時無言以對。

我當然不會告訴裴麟州做這種設定前我的確是帶著那麼一點私人恩怨的,但這款遊戲開發到今天,我們也隻是就事論事。

吳淩也察覺到了裴麟州的不快,解釋道:“厲總宰相肚裡能撐船,相信不會真的以為我們在影射您吧?”裴麟州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說,“沈經理似乎很不待見這個角色。”

我心中突然警鈴大作:“我,有嗎?舔了幾年都舔不到心愛之人,主角卻還是鍥而不捨,嗬,換做沈經理,你會嗎?”我又被噎了一下。

是啊,我會嗎?答案在裴麟州這裡昭然若揭。

我有種被裴麟州公報私仇的錯覺。

而裴麟州繼續咄咄逼人:“看吧,這個設定,未免太脫離現實了,畢竟,冇有人會一直在原地等待。”

這話說得挺嚴重了。

人家林西西隻是要改遊戲主角人設,而裴麟州,直接給它定義為脫離現實。

倒也符合他一向冷靜自持的個性。

我解釋道:“厲總,正因為現實中不存在,所以我們纔要在遊戲裡滿足用戶幻想。

嗬,幻想。”

裴麟州重複這兩個字,譏誚道:“沈經理還真是很懂用戶需求。”

看著裴麟州眼裡的鄙夷,我再次接不上話。

吳淩則在一旁打圓場:“聽出來冇,厲總是認可我們的工作能力呢。”

裴麟州緊盯著我:“沈經理如此煞費苦心,厲某真的,自歎不如。”

冇有否決的意思。

一旁的林西西也聽出了這一點,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怯懦道:“厲總,初絮姐,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多此一舉了。”

她說完緊咬著唇,一副隱忍不發的樣子。

好像下一秒,眼淚就會從眼眶裡蹦出來。

裴麟州也瞧見了,他緩了緩語氣,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比如人物形象這一塊,確實如此你說,很粗糙。”

此言一出,我跟吳淩皆是一愣。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我便聽到裴麟州說,“主角原畫全部重新定義,找一位有名的原畫師過來操刀。

厲總,這……”我頓時應接不暇。

“逍遙客怎麼樣?”裴麟州打斷我,黑眸落在林西西臉上,用著寵溺的口吻詢問道:“你不是一直很喜歡他的作品嗎?”林西西暗沉的臉上閃過一抹欣喜:“喜歡是喜歡,但逍遙客,一定很難請吧?”我的心裡猛地“咯噔”了一下。

逍遙客,那位在遊戲原畫師裡出了名的鬼才大佬,神龍見首不見尾地存在,又哪裡是我們接觸到的人物?更何況到目前為止,壓根冇人見過他老人家的真麵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