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麟州第一時間把外套披在了林西西身上,視線掠過我跟糖糖時,像是淬了一層毒。

顯然是動了怒。

“厲總,我辦公室有換洗衣服,要不……”...《桑初絮裴麟州完整番外》免費試讀裴麟州第一時間把外套披在了林西西身上,視線掠過我跟糖糖時,像是淬了一層毒。

顯然是動了怒。

“厲總,我辦公室有換洗衣服,要不……不必了,”裴麟州直接拒絕,吩咐曾智道,“馬上報警。”

聽到“報警”兩個字,我整個人不可思議,立即製止道:“厲總,其中有誤會,我可以跟你和林經理解釋。”

林西西聞言眼淚劈裡啪啦地往下掉,哽咽道:“麟州,我沒關係的,是我不會說話,這才惹惱了同事。”

她不說這話還好,這通解釋之後,裴麟州直接黑了臉:“冇事,我在呢。”

他說完又給曾智遞眼神。

曾智為難的看了我一眼,猶豫地掏出了手機。

“厲總,”我一時間也有些急了,畢竟糖糖也不大,在這樣大好的是年紀裡,進局子總歸是不光彩的,“拜托你了,我……做錯了事,自然要受到懲罰,”裴麟州露出一副鐵麵無私的樣子,“警局見。”

他說完便護著林西西去了休息室。

一點情麵也冇講。

半小時後,我們一行人被帶到了警局內。

榮域法務部的負責人也神色匆匆地趕來了。

做完筆錄後,警員好心提醒道:“對方律師表明咖啡溫度過高,不排除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可能。”

我眉心一跳,問:“難道對方還要朝刑事方向起訴?”警員遞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又瞄了一眼糖糖,說,“既然是同事,建議私下和解,態度要誠懇些。”

意思很清楚了,人家裴麟州現在就是要追究糖糖的責任,以榮域的財力物力,想要吹毛求疵,完全易如反掌。

糖糖大概也冇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會造成這種局麵,此時此刻完全懵了。

我開解她:“任何時候,攻擊他人都是不對的,糖糖,這次你確實做錯了。

但初絮姐,林西西不該說我繪製的人物模型是垃圾,”糖糖眼圈泛紅,“你知道的,作品就是我的寶貝,她不能這麼詆譭它們!”我略感驚訝,林西西,還說了這種話?“彆急,我去跟厲總和林經理交涉。”

糖糖雖有錯,要她知道點輕重也冇壞處,但她罪不至承擔刑事責任。

一旦跟這種罪名掛上鉤,一個年輕人的前程就毀了。

我舔著臉去找裴麟州時,他跟林西西已經離開了警局。

律師告訴我,小姑娘受了點驚嚇,人現在還有些情緒,裴麟州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