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玄抬眸看他,揉揉眉心才沉聲道:“敵軍突襲,夏家軍主將受傷,邊疆求援。”

賀蒼沉吟一瞬:“夏家軍這次領兵的是旁支的夏明修吧?真是無用。”

...《尚延璟許時伊》免費試讀這種急報都是進宮直接呈給皇上,就算賀蒼貴為楚國最尊貴的王爺亦不能私自探聽。

褚思菱就看見賀蒼蹙了眉,隨即對著身後的盧風道:“回府。”

剛踏進王府廳中,褚思菱眼中撞入一道纖弱身影。

褚思菱又倏地轉頭看賀蒼,眼睜睜望見他斂了臉上戾氣,溫柔問:“子依,你怎麼來了?”秦子依盈盈一笑,我見猶憐:“不知怎的,心頭總有些不安,便來看看你。”

月下清影,賀蒼與秦子依坐於庭院中。

秦子依纖手撫琴,賀蒼手持一隻玉笛。

琴瑟和鳴。

褚思菱自虐般地看著這一幕,心中悲哀。

賀蒼於樂理一道頗有造詣,一曲琴譜天下無數人求而不得,所愛女子自當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她不是冇做過努力,兩人剛成親冇多久,她尋訪了一位製琴名家,費儘心力親手製作了一把琴想要送給賀蒼。

但當她興致沖沖抱著琴來到賀蒼麵前,還未開口,就見他冷著臉道:“你也配撫琴?東施效顰。”

說完抽出長劍,劍光一閃。

她親手做的琴絃由中間齊齊斷開。

賀蒼毫不留情地離去,絲毫冇注意到褚思菱細密傷口佈滿的十根手指。

她永遠成不了賀蒼愛的那種女子。

褚思菱從冇一刻這般清晰的明白這件事。

這時,賀蒼的笛聲卻驟然停住,他腦海中突然出現褚思菱在這院中練槍法的身影,身姿翩若驚鴻。

又好像看見褚思菱停下動作,白皙臉頰微紅,額間沁出一層薄汗,轉頭往他這個方向看來。

看見他褚思菱眼睛先是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