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流露出踟躕和惶恐。

她小心翼翼征求他的意見:“王爺,你若不喜歡我以後便不在這院裡練了……王爺,你怎麼停了?”秦子依疑惑的聲音打斷賀蒼的回憶。

“冇什麼。”

他莫名竟有些倉皇,忙收斂思緒,正要說話。

恰時,護衛來報:“王爺,陛下召您即時入宮。”

皇宮,紫微殿。

褚思菱跟著賀蒼走入。

見他向楚國皇帝陸玄行禮後詢問:“皇兄,這麼晚召我入宮何事?是因為今天那份邊疆急報?”陸玄抬眸看他,揉揉眉心才沉聲道:“敵軍突襲,夏家軍主將受傷,邊疆求援。”

賀蒼沉吟一瞬:“夏家軍這次領兵的是旁支的夏明修吧?真是無用。”

褚思菱一頓,說是夏明修,其實她纔是主將。

這份情報應該是數十天前,她與羌國大將軍拓跋炎那一戰。

許是夏家軍連勝,拓跋炎坐不住了,召集人馬夜攻雲鷲城,褚思菱也在那場仗裡受了傷。

為了以防萬一,便派人進京求援。

她又聽見賀蒼道:“皇兄,我願親自領兵馳援。

不必,你給我安分在盛京待著!”陸玄看著一無所知的弟弟,眼中閃過一抹複雜情緒,又突然問,“阿玄,你這兩月就冇想過上鎮國寺去看一眼褚思菱?”褚思菱抬眸詫異望過去,陛下明知道她不在鎮國寺,為何要問這句話?賀蒼臉上出現一抹明顯可見的煩躁。

“為何這幾日個個都要跟我提褚思菱,搞得彷彿是我虧欠了她!你……”陸玄語氣一沉,又無奈地問,“你就不曾對她動心分毫?”賀蒼毫無半分夏疑地冷笑。

“她是我此生最厭惡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