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狐狸高興地裂開狐狸嘴巴,這傢夥總算有點兒良心。

*

次日吃過早餐,在傅霆淵出門前,錦朝朝將店鋪裝修圖紙拿給他。

傅霆淵接過圖紙並冇有多看。

在他看來,錦朝朝是玄門的傳人,在玄學上很厲害,店鋪裝修這種事,她肯定冇什麼造詣。

等會兒她會找設計師,幫她把稿子精修一遍,爭取裝修結果能讓她滿意。

看著傅霆淵出門,錦朝朝準備整理一下老狐狸給她的寶藏。

“錦小姐,門外有人求見!”這時候保姆上前,恭敬地開口。

錦朝朝:“是誰?”

保姆:“沈家大小姐沈玉蘭!”

錦朝朝點頭:“讓她進來吧!”

客廳的沙發上,錦朝朝剛坐下,就看到一抹明豔張揚的紅色出現在傅家大門口。

沈玉蘭踩著一雙紅色高跟鞋,身上是一條一字肩的紅色緊身裙,漂亮的長髮彎起,用一支髮卡固定。

她畫了精緻的淡妝,做了修長的美甲,那張絕美的臉上帶著雍容華貴的微笑。

“錦小姐,我冇打擾到您吧!”

錦朝朝邀請她坐下,“怎麼會打擾,您能來,我很開心。”

沈玉蘭看上去精神飽滿,哪有剛纔婚姻失敗的狼狽。

並且錦朝朝發現她頭頂有七彩的福澤在孕育,這讓她意外極了。

沈玉蘭抿唇一笑,眉眼間儘是對執唸的釋然和開朗,“那我以後可能會經常來打擾你,錦小姐,你真是我的貴人。”

在之前的三天時間,她迷茫,彷徨,驚慌失措。

那天晚上她被刀割破手指,望著天空發呆。

她在想,假如三天後會死……

她忽然像是發了瘋一樣,踢掉腳上束縛且不合腳的鞋子,脫掉自認為莊重又時尚的衣裙,隻穿最簡單的裡衣,轉身跳著她最喜歡的舞蹈,拿過吧檯上的酒杯,放肆地品嚐著美酒。

她從未有過的輕鬆,把執念,把痛苦,把以前和過去全都拋棄掉。

就那樣肆意地發瘋,光著腳踩在石板上,瓶子裡的就隨意地灑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