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收回統計。

方纔宋玄都表態了,雖是不記名,但大家都紛紛投了沈青唸的詩。

待沈夫人公佈後,眾人也無詫異神色,但當沈夫人說出這句詩是沈青念所作時,眾人臉上的神色變得驚訝起來。

任誰也冇想到,這詩是沈青念所作。

林月兒更是驚訝出聲,當即便質疑道:“怎麼可能?你那般喜愛茉莉,卻為何不讚茉莉,反而去寫旁的東西?”

這句詩的前半句雖是有茉莉,但重點卻是後半句……

其他人也盯著沈青念,顯然是同林月兒有相同的疑惑。

沈青念這時垂下眸,她似在回憶,語氣也放輕了許多:“我喜愛茉莉,還有個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與故人的初次相遇。”

她的聲音並不大,這場地寬闊,除了坐在前頭的宋玄聽到了她最後那句話,其餘之人並未聽見。

宋玄溫潤的麵色,有刹那的失神。

林月兒坐在宋玄身旁,她斜對著沈青念,並未聽清對方在說什麼,隻皺眉道:“你在說什麼?”

但這時,小廝已將山居圖取來,將其遞到沈夫人手邊,直接將林月兒的話給打斷了,

林月兒麵色僵硬,有種被忽視的窘態,心底不悅極了。

沈青念重新整理了神色,她站起身來環顧四周,最後將眼神落在宋玄身上。

她語氣輕柔:“今日本就是沈府做東,這個彩頭我自是不能要的,便請太子殿下t26將其帶回宮中,請陛下與皇後孃娘共賞。”

宋玄看向沈青唸的眼神帶著些許複雜,他輕聲道:“那孤便收下了。”

周圍人又是一陣感慨:“沈丞相當是真愛女心切,我父親若是能這般,我還有什麼得不到呢。”

其餘人也是連連點頭:“除太子之外,沈小姐怕是京城第一人了。”

“那可是山居圖啊,我若是能考個功名,我父親應當是願意為我尋的……”

眾人越是這般說,就越襯得林月兒方纔說林父送她去養病是個笑話。

她使勁攪了攪帕子,忍不住酸出了聲:“父母之愛,奇珍異寶又如何,還不是有得不到的東西。”

【有關詩句的解釋,都是杜撰,各位寶子們隻當看個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