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晚棠搖了搖頭:“不捨的事有太多,放不下卻不能強求,他也是。”

邵太傅再說不出什麼。

而盛晚棠則是轉身麵向他,雙膝跪地,磕了個頭:“太傅保重!”

邵太傅將她扶起,想說“願她得勝歸來”,可不知為何,那話像被卡住一般,如何都出不了口。

最終,他隻能看著盛晚棠上了馬,揹著日出的晨曦消失在街角。

行至將軍府,盛晚棠下馬將自己寫的信從門縫塞了進去。

她站在馬下,含淚看著府門上程家用一代代人命換來的“精忠報國”四字。

直到先鋒出言提醒,盛晚棠才收回視線,翻身上馬奔赴城門口。

此時在城外等候的三軍見她來了,立刻昂首挺胸。

盛晚棠抬起頭,望著高大的城門,突然想起兒時自己曾對傅北渝說“等我做了女將軍,你就用花轎來接我吧”。

她眨了眨眼,將眼淚逼回。

自己如今真的做了女將軍,但傅北渝卻永遠不會用花轎來接她。

況且,這一去,有冇有命歸來,還未可知!

盛晚棠閉上眼,再睜開眼,隻剩氣勢逼人的戰意:“啟程!”

戎裝向北,秋風吹起盛晚棠白色的戰袍,她再也冇有回過頭。

盛晚棠帶領二十萬大軍,抵達白鷺關時,卻還是遲了半步……

白鷺關城門大開,不見半分人聲,隻有滿地屍山血海,儼然已是一座死城。

程毅將軍還會活著嗎?

先鋒擔憂的看著左前方的盛晚棠,卻見她死死攥緊了手中韁繩,眼睛通紅,卻什麼都冇有說。

片刻後,盛晚棠調轉馬頭,向身後將士大喊:“我們身後是李朝的江山社稷黎明百姓。將士護家國,這一戰,我們不能退,隻能死。”

號角吹響,鼓聲震天,哀兵必勝。

盛晚棠揮起戰旗,直指白鷺關:“眾將聽命,隨我奪回白鷺關!”

她帶兵殺入敵營,生生開出一條血路。

來到城門下時,盛晚棠的白甲已被血浸紅。

她一劍斬殺敵兵,卻在抬頭的瞬間愣了。

她的父親,李朝的將軍,此刻佇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