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回了視線。

盛晚棠環顧著四周,敵將已死,大局已定!

不知為何,這一刻,盛晚棠竟想起了傅北渝。

那個她愛了十二年,追隨了十二年,卻最終放棄的男子。

他曾說她魯莽衝動,她不曾反駁。

可現在,盛晚棠想告訴她,自己是程家人,雖不像彆家女子溫婉賢淑,卻也有勇有謀,能堪大任!

她從不負程姓,她也配做他的妻!

可好像做不到了……

無儘的疲憊襲來,盛晚棠慢慢合上了眼。

她跪在那裡,一如當初程毅將軍一樣!

“程將軍!”

一聲哀慟,戰場上還活著的李朝士兵皆跪在地,哭聲震天。

他們目睹了程家最後一位將軍,也是李朝唯一一位女將軍以血洗劍,以命護國……

大勝的訊息傳回京城,滿街歡呼。

南巡剛回的傅北渝坐在馬車裡,聽著外麵的喧嚷。

這時,馬車停在了太傅府門前。

傅北渝起身下車,卻在踏上實地時,聽清了路過百姓的話:“北疆戰事平了!聽說那名女將今日就要返京了!”

“可不是嘛,好一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

女將?

傅北渝眉微皺,他下意識的想到了盛晚棠。

朝中有幾個能上陣殺敵的女子,除了她還有誰!

想著,他本該進宮述職的腳步一轉,直奔盛晚棠院子。

可等待傅北渝的,是房中桌案上,放著一張已經落了灰的和離書。

而和離書上的日子,恰好是他南下的那日!

窗外大雪漫漫,屋內也冷的猶如冰窖。

傅北渝攥緊了拿著和離書的手,怒上心頭。

這便是盛晚棠的打算?

串通了爹瞞著他上了戰場,還給自己留了封和離書?!

他強壓著撕碎那紙的衝動,轉身去了邵太傅的書房。

而書房內,邵太傅看著北疆剛送來的捷報,本該高興的臉上,卻滿是悲淒。

“砰!”

傅北渝直接推門而入,門扇砸在牆上發出轟鳴。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不守禮度,可一想到父親和盛晚棠瞞著自己做出的事,他便再也不能平心靜氣。

傅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