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書拍在邵太傅麵前的桌子上,聲音發沉:“那個女將,是不是盛晚棠?!”

邵太傅冇回話,隻是看著傅北渝,渾濁的眼中帶著莫名的歉意。

傅北渝卻冇發覺,隻是怒聲發問。“盛晚棠有勇無謀,她如何能領兵?”

“她贏了,大軍得勝歸朝。”邵太傅陳述著剛得知的事實。

緊接著,他將那捷報放在了和離書上,推到傅北渝眼前:“北疆傳回的捷報,大軍今日到京。”

傅北渝卻冇有看那捷報。

邵太傅見他這樣,歎了口氣:“成婚那日你未去接她,今日,你該去。”

傅北渝聞言語氣譏諷:“這也是您與盛晚棠串通好的?”

邵太傅語氣中滿是堅決:“快去!”

見他這般,傅北渝倏然轉身徑直出府。

太傅府門前,是一頂花轎和盛大的迎親隊伍。

傅北渝冷眼看著這一幕,怒火中燒。

他煩躁的將小廝呈過來的紅綢推開,單身縱馬朝著城門口去。

也罷,自己是該去看看,看看盛晚棠到底在耍什麼把戲!

當初求來賜婚的是她,如今留下一封和離書的也是她。

雪在地上越積越厚,京城城門大軍也徐徐歸來。

京城長街中央。

傅北渝站在那兒,身後,是邵家的迎親隊伍。

他神情冷漠,心中更是心煩意亂。

雖聞盛晚棠得勝歸來,但他仍不覺得開心她有如此才乾,隻有陣陣後怕。

但在一團怒火中,他又能感覺到一絲止不住的喜悅。

她安全回來了,終究能回來便好。

嗩呐聲高亢,明明是喜樂,可卻莫名讓人覺得哀悲難絕!

傅北渝不耐回頭,想要訓斥,餘光卻瞧見大軍已經走來。

他轉頭在大軍中尋找著,卻怎麼也尋不見盛晚棠的身影。

傅北渝眉心深深的蹙起。

不知何時來的邵太傅走到他身旁,神情凝重。

傅北渝瞧著有些不解,剛要問些什麼,就見那群大軍慢慢朝兩邊散開,中間的兩副黑棺漸漸顯露在人前。

傅北渝眼眸一震。

鋪天蓋地的白雪之中,左邊那副黑棺之上赫然刻著三個字——“盛晚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