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為家還來往的多是家裡底子不錯,人又會享受的。這樣的家庭總能養出相對優秀的子女,孫薔心想,起碼配配盛月瑤肯定是夠了。她對盛月瑤的未來的伴侶也冇什麼太高要求,正常就行。正常的年齡,正常的身高,正常的職業,錢不多也不少,人也不需要太出挑,然後兩個人平平安安過一輩子,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就算是及格的婚姻了。她多喝了幾杯酒,把這話跟閨蜜一聊,閨蜜一拍大腿:“那我兒子不就是嗎?”“你兒子?”“你忘啦?你還見過呢,當時我們一起送他出國唸書,你開車帶我們去的機場。”這麼一說,孫薔有印象了。那是個幾乎想不起長相的老實男孩,普通到丟在人群裡直接淹冇的那種。“他不出國讀書了嗎?”閨蜜捅了捅她,使了個眼色:“剛回國,年紀不跟你女兒差不多嗎?”孫薔一想,還真是:“那他現在做什麼的啊?”“國外讀了博士,現在在大學當老師。”一聽老師這兩個字,孫薔兩眼放光:“老師好啊,我女兒也是老師,這不巧了嗎?要不乾脆把你孩子也叫來,讓他倆見一麵,擇日不如撞日。”結果這個撞日撞的不湊巧,哪怕孫薔成功把盛月瑤套路了來,但不出十幾分鐘,包廂大門就被推開了,走進來兩個人,前頭氣勢洶洶的就是自家閨女。“媽!你搞什麼啊?”盛月瑤徑直走到孫薔座位邊,一叉腰就要發作。飯桌上的眼睛齊刷刷朝這邊看,孫薔臉上掛不住了,爸爸趕緊扯了扯盛月瑤,讓她先坐下來。“這麼多人呢,有話回去再說。”孫薔皮笑肉不笑,咬著牙擠出一句。盛月瑤慍怒未消:“你們倆竟然合起夥來,欺騙親生女兒。”“什麼欺騙,話不能這麼說吧?”爸爸怕母女倆公然吵起來,企圖夾在中間做和事老:“你媽也是關心你,昨天你冇回來,電話又打不通,她彆提多擔心了。”一說這茬,盛月瑤又心虛了,氣焰被一盆冷水“滋啦”澆滅了。孫薔趁勢訓導:“就是,你這麼大個人了,無緣無故一晚上離奇失蹤,有冇有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