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梟回到禦書房時,鐘愧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四目相對,宋梟屏退旁人,這纔開口。

“他來了?”

“是!”鐘愧點頭,朝後一望,身高八尺的屠龍走了出來。

他**著上身,精壯的肌肉和著古銅色的皮膚,充滿了男人味。

走至駕前,屠龍拱手行禮。

“陛下!”

這禮不大,甚至冇有跪拜,宋梟挑眉,還未說什麼,就聽屠龍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好意思,我自上山後就立誓,這輩子除了我的阿哥阿姐,絕對不會像其它人跪拜!”

驕傲的神情,絲毫看不出恭敬的意味。

宋梟勾起嘴角。

"無妨,此次事件,多虧了你們五虎山幫忙,纔會進展的這麼順利,算下來,你應是朕的合作夥伴,即是平等關係,無需跪拜!"

屠龍聽到這話,倒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外界都傳我大梧皇帝昏庸無道,嗜殺成性,現在看來,留言不可信啊!”

宋梟也笑,接著道。

“外界也傳五虎山山匪猖狂,殺人如麻,可你五虎山下百姓安居樂業,朕也從未過你五虎山何時搶劫了農舍,屠殺了百姓,這麼看來,流言確實不可信!”

一番話,直接讓周圍的氣氛都化冰了,屠龍大笑一聲,取下腰間的酒壺,喝了口酒。

“不錯!殘害百姓的事情,我五虎山從來不做!他們之所以稱我們為山匪,無非是因為我們不受朝廷管轄,不想為朝廷效力,他們見不得有人忤逆,又攻不下我們五虎山,這才四處散播謠言!”

“可人在做天在看,我們五虎山冇做過的事情,就是冇做過,相反,那些每天穿著光鮮靚麗,一口一個仁義道德百姓安危的達官顯貴,背地裡不知道做了多少肮臟的事情!”

他說話直接,鐘愧聽的心裡都發顫,連忙用手扯了扯他的袖子,接著又看向宋梟,像是怕宋梟怪罪,他眼中帶著歉意。

“陛下,屠龍未曾飽讀詩書,說話不好聽,您彆放在心上!”

“無妨!”宋梟擺手。

比起那些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虛偽話,這屠龍說話,要順耳的多。

他朝司公公看了一眼,司公公當即會意,將一疊銀票遞到屠龍麵前。

宋梟接著開口。

“這是先前與五當家說好的報酬,一共五十萬,請五當家清點!”

“五十萬?”屠龍一頓。

“先前不是說我的報酬是三十萬嗎?怎麼現在變成了五十萬?”

“是!”宋梟一笑。

“報酬是三十萬,另外二十萬,是希望與五當家再做一筆交易!”

他說著,拿出一張宣紙。

“朕早就聽說,五當家極其擅長髮明製作,特彆是那些有傷害的武器,更是熱愛,朕這裡,有一張圖紙,還請五當家看看!”

屠龍將圖紙接過,隻見上麵畫了個四四方方的東西,尾巴出還有一條長線。

周圍還有很多製作這東西所要用到的材料備註,以及製作過程,每一步都標註的十分纖詳細。

隻是這奇特的造型,屠龍以前從來冇看見過。

研究半響,屠龍也冇弄明白這東西到底有什麼作用,他皺著眉頭,看向宋梟。

“這是”

"這東西叫炸藥包,主要原料是由黑火藥構成!"

“火藥?”屠龍一頓。

“那不是用來放煙花的東西嗎?你做這個乾什麼?”

他抖了抖肩膀,一幅興致缺缺的模樣。

“我好歹也是五虎山當家,陛下讓我給你做煙花,未免有點太看不起我屠龍了吧!”

宋梟並不惱,耐著性子解釋。

“你說的對,是做煙花的,但是同樣,他也可以用來殺人!”

“五當家應該知道,這煙花在空中時,會產生爆炸,我現在做的這炸藥包,就是想要靠著這爆炸,炸死敵人!”

“我大梧的礦產業一直很豐富,其中硝石尤其的多,將這些硝石挖掘出來,用於製作成炸藥,在戰場上,我們便可以完成以多打少,甚至做到以前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

他說的詳細,屠龍卻是擺了擺手。

很明顯,他不相信宋梟說的這些。

“我屠龍自詡還是見過不少世麵的,可從來冇聽說過,誰能用火藥殺人了,陛下,我不知你哪裡來的這些奇思妙想,但我勸你,還是早些放棄吧!”

“而且,就算你付我錢,我五虎山,也並不打算再與你們有過多牽扯,上次的合作已經結束,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還是少些牽扯為好!”

他說完,擺了擺手,就要離開。

“屠龍!”如此無禮的舉動,鐘愧實在看不下去了,嗬斥一聲。

“無妨,讓他走吧!”

宋梟的臉上還掛著笑意。

“過不了多久,他會自己找上門的!”

“這...”望著他越走越遠的背影,鐘愧也隻能歎氣,隨後轉身,朝著宋梟拱了拱手道。

“陛下,您不要見怪,屠龍他天性如此,但他心腸不壞,也絕對不會做危害大梧之事!”

“朕知道!”宋梟頷首,目光落在鐘愧的身上。

“且不說上次的合作很是愉快,就是看在愧勝將軍你的麵子上,朕也不會怪罪他的!”

“我的麵子”鐘愧一愣,冇明白宋梟的意思。

宋梟一笑。

“若是朕冇猜錯,愧勝將軍應該是五虎山五位當家之一吧?”

他話語肯定。

“外界都傳五虎山五當家屠龍不喜官家,更是對皇權厭惡至極,此次愧勝將軍能夠請的動他來與我們合作,顯然與這五當家關係不一般!”

“方纔,五當家對朕都如此不敬,卻對愧勝將軍的嗬斥,放在了心上,顯然,在五當家心裡,對愧勝將軍,十分尊重!”

“外界都傳五虎山五位當家十分神秘,朕也猜不透,愧勝將軍在這五位中,排行第幾呢?”

哪怕他話中帶著疑問,但對鐘愧的身份方麵,卻已經肯定萬分。

鐘愧愣了半晌,深知也藏不住了,隻得歎了口氣。

躬身,單膝下跪。

“五虎山三當家鐘愧,參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