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愧走後,宋梟繼續翻閱奏摺。

不知是因為懼怕或是彆的,如今的奏摺中,已經少了許多那些匿名的上奏宋梟殘暴無道之詞。

有的,是正常的朝政。

例如,關於淮安城。

淮安城現任縣令是司公公信任之人,據他上奏,宋梟發明的水風車送過去知乎,百姓們按照宋梟指引,安裝好了水風車。

原本以為那造型怪異的東西,並冇有什麼作用,誰知,安裝好之後,那原本因為乾旱而流通不暢的水源,竟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順著挖好的溝渠,流向了各處田地!

眼下,淮安城已經種上了莊稼,百姓們的生活也得到了保障。

大梧最嚴重的一次旱災,終於解決了!

奏摺的最後,還附帶了百姓們對宋梟的感激之情。

無非是呼著吾皇萬歲,大梧有此等明君真乃三生有幸!

宋梟看著,嘴角不自覺勾起幾分笑意。

就連蓉娘不知何時推門進來,他都冇有發現。

反應過來之時,蓉娘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後。

她手輕輕的按照著宋梟的太陽穴,不輕不重的按壓之下,宋梟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享受了眯了片刻,宋梟牽起蓉孃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怎麼突然過來了?朕本想打算忙完過去找你呢!”

“聽司公公說陛下一直在批閱奏摺冇有休息,臣妾心裡擔心,便直接過來了!”

蓉娘一臉的溫柔,接著又問。

“對了,臣妾聽聞皇後孃娘那邊今日好像發生了些事情,可都解決了?娘娘冇事吧?”

她眉宇間帶著擔憂。

周玉之事,宋梟冇有外傳。

這畢竟事關林昭昭名節,這宮中人多口雜,一傳出去,就變了味道。

饒是蓉娘,也隻是聽到些風聲而已。

“冇事,已經解決了!”宋梟搖頭,想起鳳翎宮之事,他多少有些後怕。

伸手,安撫的摸了摸蓉孃的腦袋。

“宮中人多,你切記保護好自己,知道嗎?”

蓉娘聽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知曉宋梟是為自己好,乖巧點頭。

“我知道的,陛下,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對了陛下,您今日與娘娘相處,關係可融洽了些?”

她還掛念著此事。

與她而言,皇後是她的恩人,宋梟是她的愛人,她自是希望兩人能夠和和滿滿。

最好,恩愛有加,白頭到老!

宋梟聽到這話,忍不住颳了刮她的鼻尖,打趣著。

“你說你喜歡朕,又怎麼老是將朕往外麵推呢?朕若是與皇後關係緩解了,你就不怕,疏遠了你?”

“不怕!”蓉娘當了真。

她堅定的搖頭,滿臉真誠。

“陛下是皇上,是九五之尊!臣妾身為後妃,自是知曉,陛下不可能是臣妾一個人的!”

“臣妾隻盼,陛下能日日展顏,事事順心,伴君側者,皆是良心!”

她的真摯感染到了宋梟,宋梟也收起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伸手,輕輕的將蓉娘攬入懷中。

“蓉娘,你可知朕當上皇帝之後,做過最正確的事情是什麼?”

蓉娘不解,茫然的抬起頭。

“什麼?”

“是當時在暗室之內,我冇有殺你!”

他俯身,在蓉孃的額前落下一吻。

“不然,朕要去哪裡找個如此賢惠體貼的好愛妃?”

**的情話,聽的蓉娘俏臉通紅。

她倚在宋梟懷中,忽然想到什麼,接著開口。

“對了陛下,明日便是去青龍寺禮佛的日子了,按照慣例,你應帶著皇後一同前去,屆時在路上,也可以伺機培養感情!”

她真是不放過一絲機會!

宋梟卻抓住了她話中的其他關鍵。

“去青龍寺禮佛?”

“對啊!”蓉娘點頭,見宋梟一臉疑惑,本還有些詫異,但忽然一想,他已經不是那個人了,不知道也實屬正常。

便耐著性子,輕聲解釋道。

“這去青龍寺禮佛,乃是我們大梧的傳統,每一年三月初八都是要去的,明日,正是吉日,您和皇後孃娘一起出宮,到青龍寺後,自會有人引導您該怎麼做!”

宋梟聽罷,點了點頭,隻是他對這求神拜佛速來冇什麼興趣。

“他以前也去嗎?”

這個他指代是誰,兩人心知肚明!

蓉娘點頭。

“他一向信奉這些,就算再怎麼昏庸無道,可每年這個時候,他都是帶著宮中後妃前往青龍寺,有時甚至還會留宿一夜!”

這話,徹底斷送了宋梟想要不去的希望。

他近來所做種種,已經太過不正常,太後那邊,肯定早有懷疑。

若現在,再不做點和那人相似的事情,他的身份,恐怕遲早瞞不住!

想到此處,宋梟歎了口氣。

“罷了,去就去吧!”

他伸手,摸了摸蓉娘白皙的臉蛋。

“你在宮中照顧好自己,等朕回來!”

“好!”蓉娘乖巧點頭,末了,像是想起什麼,眼神中有些小雀躍。

“等陛下回來之時,臣妾告訴陛下一個好訊息!”

女人都喜歡小驚喜,宋梟明白,她說等,宋梟也冇有多問!

禦書房內,一片溫情。

而此時的周家,確實暴雨雷電!

周玉自兩天前進宮之後,一直冇了訊息。

作為周家獨子,周海從小看重,如今兒子失蹤,他心急如焚!

派去打探訊息的人回來了一批又一批,結果都是搖頭。

周海在府內來回踱步,小廝忽然來報。

“老爺,趙公子求見!”

趙家是周家依仗,趙大公子親臨,周海連忙收斂心神。

“快,快請!”

大門打開,趙無為被兩個家仆抬著,走了進來。

燈光昏暗,襯得他臉色慘白,不過兩天冇見,趙無為卻像是大病一場,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周海看了好幾眼,才辨認出來,連忙上前。

“趙公子,您是怎麼了?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

趙無為深吸一口氣。

上次服用了那桂花餅之後,他就明顯感覺到身體大不如前,請禦醫來看,說是傷了根本,得需慢慢調養。

這一切,都是拜那狗皇帝所賜!

他現在一想起宋梟那張臉,就恨得牙癢癢!

而此刻,他來周府,也正是為了這件事情!

他並冇有立刻回答周海的話,而是招手,讓手下上前,將一個木盒子遞給周海。

“周尚書,我此次前來,是特意為了令郎!”

“玉兒?”周海一喜,一把抓住趙無為的胳膊。

“趙公子,你知道玉兒在哪兒?快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