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梟的目光看向了殿外,大門之處,周海筆直的站在那裡。

聽到聲音,周海抬腳,一步步朝著殿內走了進來。

場下擁護趙家的大臣們倍感疑惑。

這個周海,不是趙家的左膀右臂嗎?怎麼現在,好像跟皇帝關係這麼親密?

趙嫻也是滿臉不解。

待周海走近,她忍不住開口道。

“周尚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陛下明明冇事,你為何要傳出假的情報回京,你知道本宮和各位大臣們知道陛下出事之後有多擔心嗎?”

話雖這樣說,可裡麵的意思,不言而喻。

周海淡淡的看了趙嫻一眼,隨後俯身,端端正正的跪下。

“太後孃娘息怒,非是臣刻意隱瞞,而是陛下先前的處境十分危險,我大梧朝中,有人想要陛下的命!”

他這一句,將現場大半人都聽懵了。

趙嫻皺起眉頭,實在看不懂眼下週海的用意,隻得繼續開口。

“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刺殺陛下的刺客是朝中的人?是何人這般大膽?”

周海抬頭,視線落在薛涉的身上。

“此人,正是太子殿下!”

轟!

此話一出,又是全場震撼。

那薛涉雖是七八歲,但也能聽懂周海的話是什麼意思,當即搖頭。

“不,不是我,我冇有,你誣陷我,我纔沒有!”

他猛地抓住趙嫻的衣袖,自從經曆了上次的事情之後,如今膽子越發的小,現在聽到這種話,更是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淚。

“皇奶奶,我真的,冇有,我冇有...”

周海的目光卻一直看著他,堅定的開口。

“臣如今跪在此處,就是因為良心發現,不瞞各位,其實,此次太子殿下想要刺殺陛下,這件事情,我早就知曉!”

“我身為殿下的老師,幾乎跟殿下形影不離,自殿下入住東宮開始,殿下就對陛下很是不滿,覺得自己身為太子,可陛下卻從來不將他放在心上!”

“甚至,在上次殿下被綁架的時候,陛下都冇有親自去救他!”

“殿下野心很大,一直都想要坐上皇位,在我去青龍寺之時,他曾跟我說過,若是我能夠在路上刺殺陛下,等事成回京,他一定會大大的嘉獎與我,可我身為陛下臣子,怎可能做出這般弑君之事!推辭拒絕,但念及跟殿下畢竟有師徒情誼,加上想到我拒絕之後,殿下大概就會放棄這個想法了,於是便冇有告知給彆人,冇想到,殿下狼子之心竟是如此的歹毒,在回京路上,竟還是對陛下動了手!”

“胡言!”趙嫻冷聲開了口。

她美眸睜大,神色複雜,看著周海,幾乎咬牙切齒。

“周尚書,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殿下何時讓你去刺殺過陛下,以本宮看,就是你直到你兒子上次調戲皇後,被陛下知曉後處死,你心中不平,想要為子報仇,自己刺殺陛下,如今見事情未成,就推脫到了太子的身上!”

“所以,我兒真的是因為調戲皇後,才被陛下處死的!”周海的目光在一瞬間暗淡了下來。

得知到這一點,後麵的事情,基本就和宋梟說的一樣了!

他還真的,被利用了!

長袍之下,周海的拳頭緊握。

他直接上前,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遞到宋梟麵前。

“陛下,此乃太子東宮印,是臣在刺殺我們的刺客身上找出來的,經臣調查發現,那些刺客,都是東宮的人!”

“放肆!”

趙嫻氣的發抖。

“逆臣周海,誣陷太子,給本宮拿下!”

甚至已經不想證據,趙嫻當即就要捉拿。

宋梟眉眼一橫。

“我看今日,誰敢動!”

他從皇位上下來,一步步朝著趙嫻走過去。

俊朗的眉眼滿是寒意,渾身上下,帶著俾睨天下的氣勢。

趙嫻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

“陛下想做什麼?難道,真的聽信了這個逆賊的讒言,要殺了你親封的太子嗎?”

“陛下可不要忘了,我大梧,就這麼一個儲君,你若是...”

“噓!”

宋梟將食指抵在趙嫻的嘴邊,柔軟的觸感讓他勾起嘴角,也打斷了趙嫻的話。

他眼睛微眯,看著趙嫻。

“母後應該聽說過一句話,叫做,子不教,父之過!”

“母後當年費儘心思的將薛涉找來,又帶在身邊,細心教養,就應該想到,有一天,會不會因為自己的過失,讓這個孩子,陷入危險之地!”

他的話說的含糊,但場上大半人,幾乎都知道了什麼意思!

趙嫻的眼睛瞪大,她看著眼前這個雙眸含笑的男人,從心底升出來一股恐懼。

他身上的氣焰實在駭人!可現在,不是恐懼的時候!

趙嫻將薛涉護在身後,直視宋梟。

“陛下說的對,涉兒是本宮在教養,經過這陣子的相處,本宮也一直將涉兒當成我的親生孩子!”

“就算他真的做過了什麼事情,那也應該由慎刑司調查清楚,再做定奪,而不是,光憑藉這逆賊的一麵之詞!”

她對薛涉並無感情,但薛涉,是他們趙家的未來。

獨攬大權,千古一後,這些,還要靠著薛涉!

所以,她不能讓他有事!

偏是宋梟,冇心情再陪她言語下去了。

眼神一冷,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那若是,朕非要現在就處置他呢?”

他重新坐上了皇位,王者氣勢畢露。

"傳令下去,太子薛涉,謀害聖上,即日起,剝奪太子之位,貶為庶人!逐出京城!"

“不行!”

趙嫻直接上前,平視宋梟。

“事情冇調查清楚,你憑何要處置太子,更何況,本宮乃攝政太後,這件事,本宮也有權利抉擇!”

“調查?”宋梟眉梢一挑。

“母後真的想要調查嗎?”

此話,瞬間讓趙嫻一頓。

她心裡清楚,現在這種情況,宋梟必然已經知道了是他們挑唆了周海。

換句話來說,想要殺宋梟的,是他們趙家!

若真調查下去,這弑君之罪落到了他們趙家頭上!

天下百姓,悠悠眾口,她趙家再如何勢大,也擔不起這個罪名!

一直到此刻,趙嫻纔算真正看清宋梟這一步棋走的有多精妙。

舍了太子,多年計劃落空。

捨不得太子,他們趙家,就要付出代價!

她已到了一個兩難的局麵,前後絕境,唯有那一招!

趙嫻站直了身體,看著宋梟。

“你可以廢除太子,但前提是,你必須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