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府內。

宋梟到時,林堯正好坐在殿前處理事務。

禁軍作為皇帝直統部隊,待遇不低,可諾大的都督府內,隻有幾張木桌,一些清貧的擺件,裡裡外外,看不出一絲豪華。

瞧見宋梟來了,林堯一喜,趕忙迎了上來。

“陛下!”

他像是行了個禮,接著開口。

“陛下今日怎麼有空,親臨我這兒,可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宋梟也不兜圈子,坐下之後,當即開口道。

“的確有事,朕要你即刻去趟北潿城,到那裡,開采一種氣體!”

“氣體?”

林堯冇聽過這種說法,隻覺得應當跟空氣差不多,他皺了皺眉。

“陛下要我開采空氣做什麼?那東西不是到處都是?而且開采出來,又有什麼用呢?”

“非是空氣!”宋梟搖頭。

“是一種無色無味但有毒的氣體,在地底下,開采的方法朕已經想要了!”

他說罷,將一張宣紙推到林堯麵前。

《天工開物》中記載:西川有火井,事奇甚。其井居然冷水,絕無火氣。但以長竹剖開去節,和縫漆布,一頭插入井底,其上曲節,以口緊隨釜臍,注鹵水釜中,隻見火意烘烘,水即沸滾,啟竹而視之,絕梧半點焦炎意,未見火形而用火神,此事間大奇事也!

這是在宋梟的記憶中,古代最先發現天然氣時用水的運輸方式。

他雖然知曉很多其他的,但以現在大梧的技術來看,想要短時間內,絕對不可能。

眼下,先將這白花花的錢抽出來,最為重要!

宣紙上畫著些竹子,以及開采運送時所要注意的事項。

林堯拿在手中,看了許久,還是有些不明所以。

“陛下,臣還是不明白,既然這種氣體有毒,那我們為何還要將他開采出來害人啊!”

“而且,開采這些需要人力物力,臣可以去,但禁軍必須要留在朝中,保護陛下,這人力方麵,陛下是想要強製當地的百姓去開采,還是...”

"自然是要付工錢的!"

宋梟接過了他的話。

“你去的時候到戶部支些銀兩,到了那邊之後,雇傭當地的百姓進行開采,每一天,都要算工錢!”

他說罷,站起了身。

見林堯還是迷迷糊糊的,宋梟清楚,短時間內想跟他解釋清楚這件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他伸手,拍了拍林堯的肩膀。

“按朕說的去做就是了,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這害人的東西,是個多好的寶貝!”

......

翌日,林堯離開了京城。

這件事情,自然逃不過趙嫻的眼睛。

趙無為跪在趙嫻身邊,揣測著宋梟的用意。

“姑姑,那狗皇帝在這種時候將林堯調離京城,定是讓林堯去做什麼重要的事情去了,我們可否要暗中派人阻攔?”

“不必!”趙嫻擺手。

“此事本宮知道,是北潿城百姓離奇生病,他過去,估計是調查情況去了,小事罷了,不必放在心上!”

“眼下,我們要做的,是儘快讓薛涉坐上皇位!”

趙無為一頓。

“姑姑,您還是覺得,現在的皇帝,跟以前那個,不是同一個人?”

“不是覺得,是事實就是如此!”

趙嫻幾乎已經斷定。

“本宮活了這麼多年,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人可以一夜之間,變化這麼大!”

“這個皇帝,肯定有問題!”

“隻可惜,這世間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已經死了,本宮...”

說到此處,趙嫻緊咬貝齒,滿臉不甘。

就差一點,他們多年的大計就要成了,就差一點!

"要想讓太子早些坐上皇位,就得說服天下百姓,讓他們覺得,太子,比這皇帝有用才行!"

趙無為在旁邊低聲開口。

趙嫻一頓,秀眉微皺。

“你這是什麼意思?”

“姑姑您想啊,這皇帝就算再怎麼改變,可有一點,他變不了,就是他冇有子嗣!”

“太子殿下現在雖年紀還小,但八歲,迎娶一個太子妃,也是冇有問題的了!舍妹剛過十五,雖比太子大七歲,但已經是個閨閣女子,有了生育的能力,若是兩人此時成婚,過兩年生下孩子,那便是我大梧第一個嫡長孫,屆時,隻要我們再將朝中勢力把握在手,逼得狗皇帝退位,甚至殺了他,天下,又能說什麼呢?”

他的聲音很輕,趙嫻卻聽的眉目舒展。

“你是說,宣姬?”

趙宣姬,趙無為親妹妹,年芳十五,近兩年跟隨趙端遠離京城。

乃趙家大小姐。

“不錯!”趙無為點頭。

“雖配這窩囊太子,委屈了些,但畢竟日後是皇後!太子現在雖聽從母後的話,可始終不是我們趙家的人,保不齊以後會出現什麼變故,但他們的孩子,卻有我趙家血脈!”

“等皇長孫坐上皇位,這天下,才真正是我們趙家的天下!”

他的每一句話都帶著誘惑力,趙嫻聽完,亦是覺得此計可行。

“好,那本宮現在就修書給你父親,與他商量這件事情!”

“父親已經答應了!”趙無為滿臉笑意。

“宣姬已經在回京的路上,預計明日便會到,姑姑您隻需在明日早朝之時,將這件事情提出來!”

“狗皇帝無子,為繁衍皇嗣,您給太子賜婚,此事,理所應當!那狗皇帝就算想要反對,也找不到理由!”

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叮噹響,趙嫻讚賞的點頭。

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

夜間,宋梟去了趟五虎山。

皇上親臨必定是不可能,宋梟找來鐘愧,兩人喬裝打扮,趁夜出宮。

一路快馬加鞭,很快到了五虎山腳下。

有鐘愧在,進去暢通無阻。

山寨之上,屠龍還在喝酒吃肉,聽到宋梟來的訊息,他眉間一喜,手裡還拿了個胳膊粗的牛腿,人就跑了出去。

“皇上!你來了!快!快來看看兄弟們這陣子的成果!”

宋梟還冇落座,就被他扯到了一間屋子外。

打開封鎖的門,屋內的景象映入眼簾。

就像是一個軍火庫般!

那屋子裡,整整齊齊的堆滿了炸藥!

一個一個,方方正正,跟宋梟剛開始製作出來的那個一模一樣!

屠龍拿起一個,獻寶似的放在宋梟麵前。

“不是我吹牛,我這炸藥,威力簡直驚人,按照你給我的圖紙做出來後,我特意拿去試驗了一下,一塊巨石瞬間四分五裂!這要是用來打仗,那威力得多大啊!”

他確實有天賦,宋梟一看,就知道這些炸藥冇問題。

轉頭,宋梟又從懷中拿出一張圖紙來。

“想不想再做點威力更大的東西?”-